“此事耽擱不得,流連,趕緊的,清歌還在王府等我們。”“好,我這就去。”流連從牆垣再飛了進去,正好瑪瑙從廚房口出來。將此事告知瑪瑙後,兩人兵分兩路,一路去了穀主房中,一路往宇文越那走去。彼時宇文越看《西遊記》正看的興起,剛讀到孫悟空大鬨天空,與如來正麵相對,房外敲門聲響起,傳來瑪瑙急切的喊聲。“宇文將軍,宇文將軍。”宇文越皺著眉頭,依依不捨的放下手中的書籍,轉著輪椅,行到房門口。“瑪瑙?出什麼事了?”“宇文將軍,小主子和王爺出事,主子讓我們帶穀主前去九王府,今夜彆莊裡隻剩下了你一人,瑪瑙前來告知您一聲,外頭有暗衛守著,隻是宇文將軍的起居需另外尋人安排。”“好,你們快去,不必管本將軍。”“多謝宇文將軍理解,瑪瑙告辭。”聽得門外腳步聲匆匆離去,宇文越卻陷入了沉思之中。北滄冥武功高強,早有耳聞,如今他也出事,若是傳了出去,北戎恐怕人心惶惶。皇上手中暫無能將,四國大宴邀請客人之多,如今遭了這麼一茬,要是知曉北滄冥出事,恐怕皇上又要將他重新召回。“唉……看來,還是得早做準備。”宇文越思索一番後,決定若非皇上急召,就在這彆莊裡清淨一陣。這會轉著輪椅,再坐回書桌前,繼續拿起那本《西遊記》慢慢品讀。另一頭,穀主在床榻上睡的那叫一個香甜,正做美夢啃著大肘子,突然,肘子飛了,人也坐了起來。耳旁聽到迷迷糊糊喚著自己的聲音。“穀主,穀主。”穀主睜開雙眼,睡眼惺忪的轉頭看向流連。“我當是誰,原來是流連,怎麼,是宇文越喊痛了?”“啊……”說著,又打了個哈切,伸了伸懶腰。“你在房外等一等老夫,老夫穿好衣裳,這就過去。”“穀主,九王府出事,王爺和小主子中毒,主子讓你趕緊過去。”“什麼,中毒!你不早點說,快,快將老夫的藥箱提上,咱們這就走。”穀主連衣服都來不及穿,提起一件外衣,踏上鞋子急匆匆的往房外走去,流連在後提起藥箱,先行一步,到了彆莊門口,將藥箱交給崔玉清後,急忙走向馬廄,牽出一頭千裡馬,翻身而上,一騎千裡。穀主和瑪瑙兩人緊隨其後到了門外,崔玉清回頭示意飛雪一眼,兩人同時點了點頭,一人一個,將人帶上馬,隨即奔馳而去。王府裡,暮清歌坐在桌前已有三炷香的時間,可驗血報告不到時候就是不出來。越是最後幾分鐘,就越是難熬。看著床上她最親的兩人,暮清歌這會急的,腿抖得跟踩縫紉機似的,半個時辰都能做好一件衣裳了。“叮……”清脆的聲音此刻如同天籟一般,連帶著手腕上的醫療係統亮起綠燈,提示報告已出。暮清歌急忙打開醫療係統一一檢視。“血中含有不知名毒物,請儘快解毒。”“不知名毒物?什麼鬼?”暮清歌千算萬算真冇想到,最後得到了這麼一個答案。這一下,直接束手無策,隻能焦急的等著穀主的到來。榮親王府。北溪知聽完飛羽的傳話,立刻回了書房書寫一封奏摺,不等墨水變乾,稍微吹一吹後,立馬合上,交給了飛羽。“飛羽,將這奏摺送進宮,九王府有本宮坐鎮,你放心前去。”“另外,還得派人去瀟湘苑和薛府通報一聲,奶寶出事,江梟不會善罷甘休,梟樓勢力大,人脈極廣,就算查不到人,也能找出些線索,更能安排人暗中保護清歌。”“至於薛家,如今九皇叔出事,清歌身份不受父皇重視,一人總攬大局定會吃虧,若是有薛卿權在旁協助,一切都會順利的多。”“屬下遵旨,先行告退。”“去吧。”“來人,備馬車,去九王府。”就這樣,又過了半個時辰,穀主,北溪知,薛卿權,乃至江鳶,齊聚九王府中。可來不及寒暄一句,穀主和瑪瑙就被暮清歌飛雪和崔玉清拎去醫治奶寶和北滄冥,暮清歌則在一旁協助。偌大的王府,因著夜半刺客一事,上上下下忙作一團,根本冇有人過來招呼北溪知等人。“還請二位不要見怪,實在是今日王府出事,這才怠慢了二位。”薛卿權看了江鳶一眼,見江鳶一臉平靜,並未有絲毫怒意,這才放心的開口。“溪知,大家都是自己人,又是這種要緊時候,這些虛禮,不必在意,我想,江鳶姑娘也不會介意的。”江鳶聽到薛卿權準確無誤的喚出自己的名字,心下雖有幾分詫異,可到底還是見過世麵,麵上半分不曾顯露。“三皇子殿下,薛公子說的是,都是自己人,這點禮數,不必在意,眼下清歌忙於醫治,還請三皇子殿下將事情的來龍去脈仔細交代一番,我們也好做準備。”“怪本宮一時著急,都忘了這件事,本宮這就將此事告知二位。”事情的來龍去脈,北溪知還是聽飛羽詳細說了一遍,也才知曉,那刺客是衝著暮清歌來,奶寶和北滄溟隻是被殃及而已。當時聽到那黑衣人緊緊掐住暮清歌的脖子時,北溪知呼吸一窒,又十分慶幸,還好暮清歌身上帶了暗器,才能化險為夷。隻是進府後,連暮清歌一眼都未瞧見。北溪知好生擔憂之際,又十分佩服暮清歌的心性。明明自己才化險為夷,就能冷靜的下達所有命令。饒是他這堂堂北戎皇子,也冇有暮清歌這份沉著。“事情就是這樣,清歌的意思,兩位都知曉了,不知兩位有何決定?”“還請三皇子殿下放心,清歌和奶寶本就是我和啊梟的家人,我定會傾全梟樓之力,將那名刺客找出來。”“多謝江梟姑娘,今夜已晚,還請江鳶姑娘宿在王府中,明日一早,本宮派人送江鳶姑娘回瀟湘樓。”“有勞三皇子殿下費心,我本就做此打算。”梟樓這邊已經不是問題,北溪知又看向薛卿權。不等北溪知回答,薛卿權搶先開口。“明日清歌定會被皇上召入皇宮詢問今夜之事,我自會打點好一切,陪在清歌身側,如此皇上和宮中女眷也不會為難清歌,隻是,卿權這裡有句話,要提醒三皇子殿下。”“還請卿權直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惠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醫妃難撩:爹爹求親請排隊,醫妃難撩:爹爹求親請排隊最新章節,醫妃難撩:爹爹求親請排隊 得間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