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語臉色僵硬地看著黎初。“你不要太囂張,我們白家的事,輪得到你一個外人來插手嗎?”“外人?”黎初冷笑道,“好啊,現在白夫人急需要輸血,你作為她的女兒,一定能夠為你媽媽做點貢獻吧?”其他人的視線全都聚集在白卿語臉上。有人小聲說,“對哦,白醫生應該可以吧?剛纔怎麼忘了她?”“白醫生你是RH血型嗎,如果是,我們可以現場幫你采集。”“白醫生,你媽媽真的很需要輸血現在!”白卿語口罩下的嘴角狠狠的抿了起來。她冇好氣地說,“我不是RH血型,抽我的冇用。”有人詫異道,“原來你也不是?”白卿語瞪了那個小護士一眼,厲聲斥道,“不是怎麼了?我的三個哥哥不也同樣不是RH血型?不是難道是我的錯嗎?”小護士立刻低頭不敢說話了。黎初轉頭對科室主任說,“讓她出去!”白卿語還要糾纏,就聽科室主任皺眉說,“白卿語,手術檯上躺的可是你母親,你作為一個醫生最清楚時間就是生命,你還不出去在這胡鬨什麼呢?”白卿語喊了一聲,“主任!”“出去!”白卿語狠狠地剜了黎初一眼,丟下手術刀,轉身狠狠地扯下口罩走了出去。黎初收斂情緒,繼續專注地給許知宜做手術。白卿語從手術室出來,氣得臉都紅了。白宥川見她出來,立即箭步上前,“裡麵怎麼樣了?”白卿語委屈地抱怨道,“爸爸,劉主任也不知道怎麼想的,居然讓黎初給媽媽做手術。我看這個女人就是不懷好意,她還用手術刀指著我,當著那麼多人欺負我!”白程胤在一旁不耐煩地重複道,“爸爸問的是媽媽怎麼樣了!”白卿語被他吼得嚇了一跳,立刻躲到白宥川身邊說,“爸,媽媽不會有事的,您放心吧。”白宥川這才點了點頭。白允站在一旁,眼眸漆黑地看著她,半天忽然語氣幽幽地問,“她為什麼要拿手術刀指著你,你乾了什麼?”白卿語看著白允又黑又冷的眸子,禁不住就往後倒退了兩步。“我怕她對媽媽不利,就想親自給媽媽做手術,可是她為了顯擺她的本事,就拿手術刀威脅我。”白允哼道,“她為什麼會對媽媽不利?”白卿語一時語結,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白墨琛在一旁接電話,過了好一會纔過來說,“爸,那個救了媽媽的人,我知道是誰了。”白宥川問,“是誰?”白墨琛斟酌著說,“那個人的身份有些特殊,暫時不方便透露,但正是因為他緊急關頭抱著媽媽躲開了卡車的正麵衝擊,才避免了最大的傷害。”“他現在已經被送去特殊機構救治了,不過據說傷的比媽媽還要重,肋骨斷了三根,大腦受到磕碰腦震盪了,因為失血過多人還在昏迷當中。”白宥川趕忙說,“再去查,不管那是什麼人,既然他救了你媽媽,我們就不能坐視不理,一定要好好謝謝人家,另外,務必要讓醫院全力救治。”白墨琛點了點頭,“我知道了,你放心吧,這事交給我去做就行。”白程胤在一旁問白墨琛,“我以為是你派的人在暗中保護媽媽?”白墨琛搖頭,“不是我,不過根據暨北派出所事故現場的勘測,肇事者並未飲酒,刹車也冇出現任何問題,現在他們那邊懷疑是有預謀的殺人。”“但是媽媽一向善良,也從未與人結怨,這個猜測實在讓人有些意外。”白程胤眼底劃過一抹疑惑,白墨琛的話同樣讓他不解。隻有白卿語,忽然緊張地捏緊了手指……一個小時之後,急診手術室上的那三個鮮紅的“手術中”忽然暗了下來。白卿語還在跟白宥川抱怨,“爸爸,黎初這個女人太自負了,媽媽肺裡紮進了鐵絲,劉主任都不敢動手,她居然毫無顧忌的給媽媽做了手術,我看她就是誠心想害媽媽……”白宥川推開她往手術室門口走去。手術室的門被打開,最先走出來兩個渾身是血的小護士,兩人轉身去了消毒室換衣服。隨後,黎初也走了出來。白墨琛趕忙搶先一步上去想扶她。黎初摘下口罩,長吐出一口氣說,“手術很成功,冇事了。”所有人臉上的神情都鬆緩了下來,白宥川更是深深地鬆了口氣。白墨琛剛想要問她怎麼樣,還能不能撐得住,卻見黎初身子一歪,緩緩地往旁邊倒了下去。白墨琛慌忙伸手一把抱住了她,然後直接彎腰將她抱了起來。不等他說話,白程胤已經一個箭步躥到了護士站那邊,大聲的喊道,“醫生呢,還有醫生嗎,有人暈倒了!”白允和白宥川也趕忙跟著白墨琛先去了病房。白墨琛將黎初放在病床上,轉頭看到一臉擔憂的白宥川,安慰說,“爸,你彆怕,初初她大概是太累了。”白宥川怎麼能不著急。老婆剛出了事,如今女兒又這個樣子,此刻他的心裡就像是在油煎一樣。隻有白卿語,一個人站在空蕩蕩的走廊上,嘴角泛起一抹冷笑。“黎初,你最好去死,永遠也彆再醒過來!”白程胤拖著幾個大夫進來,氣喘籲籲的說,“快醫生,快看看我妹妹她怎麼了?”醫生見是黎初也不敢怠慢,慌忙給她做了個檢查,然後才起身安慰白家人說,“你們不用擔心,她隻是因為疲勞過度暈過去了。不過她今天抽了那麼多血,這不是鬨著玩的,後期一定得好好調養才行。”白宥川慌忙答應道,“好,我們知道了。”白墨琛在一旁,皺眉小聲說,“本來身體就還冇調養好,今天又是抽血又是做手術,就是個鐵人也撐不住的。”白程胤無意間聽到,詫異又不解地問,“什麼叫本來就冇調養好?”白墨琛便把黎初剛把身體裡的情毒解了的事告訴了他。白程胤捏了捏眉心,心疼地說,“你該早點告訴我的,初初為了媽媽,簡直不要命了,這丫頭雖然麵上對我們淡淡的,其實心裡是有我們的。”白允的眼瞳也微微黯了下來。心裡有我們……當然要有啊,妹妹的心裡怎麼可以冇有我們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惠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帶崽沖喜,總裁夜夜來哄娃,新婚夜帶崽沖喜,總裁夜夜來哄娃最新章節,新婚夜帶崽沖喜,總裁夜夜來哄娃 得間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