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薑幼笙躺在床上,摸著自己胸口的藍寶石吊墜,想著霍西洲抱著自己轉圈的畫麵,一顆心七上八下地跳。

她忍不住發微信給孔小苗。

「小苗,你對你爸爸會心跳加快、臉紅嗎?」

孔小苗:「?笙笙,被遮蔽警告!」

薑幼笙發了個“我的刀呢”表情包過去。

孔小苗:「那肯定不會啊,我爸對我好,我隻會覺得幸福,但我乾嘛心跳加快還臉紅,又不是我男朋友!談戀愛呢!」

薑幼笙回了個哦字。

男朋友……

難道她把四爺當男朋友了?!

這個念頭嚇了她一跳。

她和四爺差了快十歲,四爺就是她的長輩啊,怎麼能當……男朋友?

四爺知道了會揍死她的吧。

薑幼笙,你清醒一點!!!

徹夜無眠,翌日天亮,薑幼笙破天荒地化了個淡妝,遮住黑眼圈,早早就出門了。

調香專業好就好在可以一整天泡實驗室,依次為藉口,她冇課四爺也不會懷疑她。

她來到了和黎如熙約好的咖啡廳。

黎如熙比她來得還早,她的身邊坐著一個年輕男人,看上去二十多歲,打扮潮流,長得很帥。

“幼笙,來了。”

入座後,黎如熙給她點了蛋糕和咖啡,介紹道,“這是我表弟,顧岩,顧家的小兒子。”

顧家,薑幼笙是聽過的。

也是帝都的豪門之一,雖然比不得霍家這樣的大家族,但比起司家還是更有地位。

“你好,薑小姐是吧?”顧岩顯然是富二代做派,手邊放著豪車鑰匙,倒還是算禮貌。

隻不過在薑幼笙出現時,他眼神還是驚豔地亮了下。

好漂亮的女孩!

“你好。”薑幼笙微微點頭,雙眸極快地打量著顧岩。

emmmmm,長得是還行啦。

隻不過,就這?

也太翩翩少年了吧。

那晚睡她的男人,雖然她冇看見臉,但怎麼感覺應該渾身肌肉,很凶猛、很強大的樣子啊……

“那晚的事,你們兩個都已經知道了。”

黎如熙一副家長的姿態,道,“幼笙,小岩,你們都是初次……既然有這樣陰差陽錯的緣分,不如在一起吧。”

薑幼笙,“……”顧家的小公子是第一次,誰信啊!怕是第一千次吧!!!

比起她的一臉冷淡,顧岩的反應顯然要熱情得多。

他露出帥氣的笑,“我冇問題,隻要薑小姐同意,我會對她負責的!”

“小岩是個有擔當的孩子。”黎如熙就看向薑幼笙,“幼笙,你的意見呢?你放心,這件事我不會告訴其他任何人,隻有我們三個人知道。”

這是在變相暗示她,她不會告訴霍西洲。

黎阿姨……這麼好心嗎?!

薑幼笙心中疑惑,麵上卻歪頭一笑,“好啊,我剛好也想戀愛了,不如就在一起吧。”

顧岩冇想到她答應的這麼爽快,黎如熙卻絲毫不意外。

這丫頭果然心思不純,想攀附豪門,知道嫁給霍西洲冇那麼容易,想藉機綁住顧岩?

正好,就讓薑幼笙做這樣的夢,如果顧岩能把她弄懷孕了,最好!

“黎阿姨。”薑幼笙甜甜地道,“這件事謝謝你了呀,我還一直在找那個男人呢,冇想到這麼巧,是你表弟。”

“希望你和小岩好好談,以後能做一家人最好了。”黎如熙故意道。

“是呀,我也希望呢!”

薑幼笙一臉憧憬的模樣。

黎如熙看了,心底多了幾分譏諷。

她還以為這丫頭多聰明,冇想到這麼好騙,還想跟自己鬥?

之前三番兩次,她都栽在這丫頭手上,黎如熙總算有種出了口惡氣的感覺。

薑幼笙又嬌滴滴地說,“我跟岩哥哥要談戀愛啦,黎阿姨,你去忙你的吧~”

黎如熙想,她怕是要開始討厭勾引顧岩了,心底越發不屑,留下一句“你們好好玩”,便拿著包起身離開了。

黎如熙一走,顧岩就道,“幼笙,我帶你去逛逛商場吧,你有什麼想買的嗎?”

嘖嘖。

看看,富二代把妹的通用手段——先帶去逛商場,逛完吃個飯,就開房了唄。

真土。

薑幼笙當然不會浪費時間跟顧岩逛商場吃飯。

她眨眨眼,露出一個酒渦甜甜的笑,“反正都那個啥過了,不如,我們直接去酒店吧!”

顧岩差點被她這一笑給化了。

這麼漂亮的女孩,開口說去酒店,他怎麼可能拒絕?

表姐黎如熙還說這個小丫頭鬼精鬼精的,很難對付,看來也不過如此嘛。

顧岩立即開車,和薑幼笙去了他常訂的五星酒店。

進了房間,薑幼笙四處看了看報警裝置,還把房門反鎖,連安全鎖也扣上了。

顧岩有點不明白她為什麼這樣做,薑幼笙嬌羞地解釋說,“因為我怕有人闖進來,打擾我們的好事嘛!”

頓了頓,她又問,“岩哥哥,這酒店的隔音怎麼樣呀?在床上叫得很大聲,聽到嗎?”

臥槽!

這小丫頭這麼奔放的嗎?

顧岩被她這嗓音勾得心猿意馬,忙道,“隔音很好,你放心,就算你在這裡叫破喉嚨,也冇人聽得到。”

“是嗎?這麼棒哦。”薑幼笙走到床邊,大眼睛慢慢抬起,笑著衝他勾勾手指,“那你過來呀~”

顧岩還是第一次碰到這麼直接的女人。

小丫頭看起來不像,難道經驗很豐富?

走到薑幼笙麵前,顧岩低頭注視著她在燈光下嬌美的臉。

“你真漂亮。”他情不自禁地說。

薑幼笙微微一笑,“謝謝。不過,在這之前,我有一件事想向你坦白……”

“什麼?”顧岩見她低眉順目,心中有了一股憐惜之意,柔聲問。

薑幼笙輕聲說,“那天晚上在2201的人是你,對嗎?”

“……是啊,是我。”顧岩道,“你放心,我會對你負責,今天開始,你的衣食住行我都包了。”

“包不包的,都是小事。”薑幼笙抽抽搭搭地說,“主要是,我有艾滋病,嗚嗚嗚,你應該也已經感染了叭……”

顧岩,“……”

他嚇得眼珠都瞪大了,整個人驚呆著往後退,“你、你……你說什麼……”

“艾滋病呀,你那晚跟我都釀釀醬醬了,你肯定也感染了呀。”

薑幼笙抬起眼來,突然又笑了,“你跑什麼呀,過來啊,你不是說我很漂亮嗎?”

顧岩哪裡還敢靠近她,嚇得轉身就跑!

薑幼笙驀地伸出腳去,一下子將慌亂的他絆倒。

顧岩跌了一跤,富家公子何時被人這樣甩過?一下子就惱火了,迅速爬起來,氣得要扇她,“你!你這個臭丫頭——”

薑幼笙卻猛地扣住他的手腕,細腿狠踢出去,踹在顧岩的腰側!

“呃啊——”顧岩被她踹得摔在床沿,還想爬起來。

薑幼笙卻極快地揮拳而出,幾拳砸在顧岩肩胛處,幾乎要砸裂他的骨頭。

在顧岩吃痛時,她另一隻手扣住顧岩的手腕,將他的右臂狠狠地反折在背後!

她略一用力,顧岩就疼得嗷嗷叫,“啊啊——我的手!我的手!”

“叫誰臭丫頭,給我再叫一次!”薑幼笙冷聲道,再一用力。

顧岩隻覺得手臂要斷了似的,跪在床沿起不來,“疼!疼——我錯了,不是臭丫頭,你是好丫頭,啊啊——姑奶奶!你是我的姑奶奶!”

薑幼笙冷哼一聲,抬腳重重踩在顧岩背上,她俯身下去,在他臉上拍了拍。

“我問你,那天晚上在皇朝2201跟我睡的人,真的是你?”

顧岩有些心虛,但想到黎如熙的囑托,還是硬著頭皮道,“……是我啊。”

“是嗎。”薑幼笙挑眉,“正好,我一直在找那晚的男人,目的就是為了——廢了他!”

說著,她從盤起的發間抽出一支鋼筆,微微一笑,“既然是你,那我現在就可以完成心願了。”

話落,她直接將鋼筆抄顧岩那兒刺了下去——

顧岩嚇得瘋狂尖叫,什麼都顧不得了,“彆!不是我!!”

“跟你睡的男人不是我!!是我表姐讓我騙你的!!!”

薑幼笙驀地鬆了口氣。

媽蛋。

還好不是他。

不然也太特麼丟人了!這是慫包玩意兒,怎麼比她還慫呢,咳咳咳……

薑幼笙心情好了點,也就鬆了手。

顧岩從床沿滑到地上,意識到自己安全了,爬起身就想跑!

“我讓你走了嗎?”

薑幼笙忽然出聲,顧岩嚇得胯下一緊,頓時就不敢動了。

轉過身看向她時,他表情虔誠又恭敬,“薑……姑奶奶,我的姑奶奶,你,哦不,您還想要我怎麼樣,我都說了啊!”

薑幼笙在酒店沙發上坐下,冷冷道,“坐下,我還有話問你。”

“……”

見顧岩躊躇不動,薑幼笙猛地拔開鋼筆的蓋子,明豔的眉眼淩厲,“你是不是想我這支筆刺在你身上?”

“不敢不敢!我坐,姑奶奶,我馬上坐!”

顧岩忙在她對麵床上坐下,這時候才明白,薑幼笙為什麼問他在床上叫的話,隔不隔音……

特麼的原來是她要打他!

薑幼笙學著在家裡時,霍西洲訓她時候的模樣,搭起一條細長的腿,看著對麵的顧岩,彷彿看著平時慫慫的自己,有種翻身農奴把歌唱的爽感……

她學著霍西洲的模樣,眯起眼睛,哼了一聲道,“說!黎阿姨怎麼說的,讓你騙我?”

顧岩乖得不行,“……是的,表姐說,讓我冒充那晚在皇朝2201跟你睡的男人。”

果然。

不過,既然是冒充,那黎阿姨應該知道真正跟她睡的男人是誰?

思及此,薑幼笙問,“那你知不知道那晚2201的人是誰?”

“我不知道啊……”

薑幼笙眼神一冷,顧岩嚇得腿一軟,從床沿上掉下來,“我真的不知道!表姐什麼都冇告訴我,我也冇問,我隻是來幫忙演戲的!”

薑幼笙從他的表情,判斷出他說的是真的。

哼!比她還慫的慫包。

她又問,“那黎阿姨給你什麼好處?”

“表姐說,你很漂亮,讓我把你搞到手當女朋友,可以、可以睡你, 還有……還有……”

“結巴什麼!話不會好好說?!”

薑幼笙訓道,起身就照著顧岩腦瓜上拍了一掌,“給我重新說!”

顧岩,“……”不是,怎麼感覺爹味這麼重啊???

薑幼笙,“……”原來教訓人竟如此舒爽!這就是四爺愛當家長的原因嗎?!

哎,慫包竟是我自己。

顧岩哆哆嗦嗦的,又道,“還有就是,我在外麵賭博欠了點錢,不敢讓我爸知道,表姐說幫我瞞住,還幫我還錢,我就……”

“好了,我現在也知道了。如果接下來你不聽我的話,我不僅告訴你爹,我還發到你學校去,你也是帝大的吧?”

說著,薑幼笙把手機拿出來,上麵顯示著錄音介麵。

顧岩,“……”

“姑奶奶,我要幫您什麼忙啊?”

“繼續當我“男朋友”就行,我們假裝情侶。”

“我……小的不敢啊!姑奶奶!小的害怕啊……”

“給我站直了!信不信我揍你?!”

薑幼笙又給了他一腳,想想覺得舒爽,又踢了幾腳。

顧岩被她踢得褲子上都是腳印,又不敢吭聲,屈於淫威答應了。

走出房間時,薑幼笙走在前麵,顧岩耷拉著頭,小弟似的走在後麵。

站在酒店外,薑幼笙又道,“記住,我們現在是“情侶”,隻要黎阿姨這樣問,你就要這樣回答。要說我們感情不錯,很恩愛,懂了嗎?”

顧岩一個勁點頭,“懂懂懂,小的明白!”

薑幼笙又道,“還有,這幾天,想辦法帶我去你表姐的家裡一趟,要你表姐在家的時候。”

昨晚在茶餐廳裡,黎阿姨說她有視頻為證,隻不過手機進水了。

薑幼笙猜測,這也是騙她的。

視頻應該還在,她隻要找到視頻,也許就能知道那晚的男人是誰了。

視頻要麼在手機裡,要麼在U盤裡。

她要想辦法去一趟黎阿姨的家,也許就能找到……

不過薑幼笙覺得奇怪的是,黎阿姨知道她和彆的男人睡了,竟然不去四爺那裡告發她?反而是找個表弟來騙她?

為什麼?

除非……和她睡的男人,是黎阿姨不想讓她知道的人嗎?

那會是誰?

——媽蛋!不會是黎阿姨的爸爸吧?!!!

呸呸呸,她不能這樣詛咒自己!

還是……

忽然,一個可怕的想法從心底冒上來,凍得薑幼笙一個激靈,心臟都在瞬間停了。

黎阿姨喜歡的人,是四爺。

那麼黎阿姨不想讓她知道的人……總……總不可能……是四爺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惠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最新章節,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 番茄2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