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如熙最終帶薑幼笙去了學校附近的茶餐廳。

薑幼笙聽說是黎如熙請客,想想這個漂亮阿姨總是諷刺自己,於是宰肥羊似的,狠狠點了一大桌!

幾十份菜品上來,薑幼笙美滋滋地吃著,嘴角沾著醬汁。

“幼笙,你這樣吃下去,肯定是會胖的。”黎如熙向來對她看不上眼。

薑幼笙很驚訝,“可是我比你瘦啊!難道你吃的比我還多?!”

黎如熙,“……”死丫頭!

她壓著脾氣微笑說,“幼笙,其實我今天找你來,是想問你一件事。”

“喔喔。”薑幼笙啃雞爪,含糊應道。

黎如熙問,“7月24日晚上……你人在皇朝,對不對?”

“幾個月前的事,我哪裡記得……”薑幼笙話冇說完,猛地想起來,7月24日!

就是她……和陌生男人睡的那晚?!

一瞬間,嘴裡的雞爪冇了味道,整個人瞬間警覺。

這件事,黎阿姨怎麼會知道的?

黎如熙看著薑幼笙在瞬間變幻的表情,就知道事情確實是真的。

那晚和西洲睡的那個女人……竟然真的是薑幼笙!

黎如熙恨不得撕碎了她,這個毫無身份的孤女,憑什麼有這樣的福氣?!

這件事,本來是查不到的。

皇朝那麼大,出入混雜,唯一的證據監控又被人破壞,要追查一個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女人,堪比登天。

霍西洲派人這樣追查都冇查到,憑他的人脈,黎如熙又怎麼可能查得到?

隻不過,黎如熙認識一堆紈絝富二代,路子也廣,好巧不巧,她堂弟的一個朋友的朋友,拍到了一個視頻——

是在那晚過後的第二天清晨時分,有人住在皇朝對麵的酒店,無聊拿手機拍日出,正好拍到從皇朝從二樓翻牆出來的女孩……

現在的手機畫素都很清晰,再加上翻窗出來是件很稀奇的事,那人便放大了鏡頭,拍到了薑幼笙的側臉。

薑幼笙長得太漂亮太特彆了,黎如熙看到時,一眼就認出來了。

在看到這視頻的一瞬間,她差點摔掉了手機。

她冒著巨大風險給霍西洲下了藥,本想圓了自己的夢,懷上孩子以便逼婚,結果竟然便宜了薑幼笙!

想到這裡,黎如熙就恨得牙癢癢,但她知道現在不是生氣的時候。

她曾無意間聽到霍西洲和沈遷聊天。

沈遷問他:這麼急著找,找到那天晚上的女孩要怎麼樣,難道要娶了?

霍西洲的回答是:為什麼不?冇睡過女人,睡一次覺得還算不錯,人姑娘還是個雛兒。

雖然霍西洲的語氣是一貫的懶洋洋,淡漠的,聽不出真假。

也許隻是朋友間的玩笑話。

但黎如熙卻心中警鈴大作。

其實從霍西洲對這件事的重視度就知道,他是很在意的——

否則,隻不過是睡了個女人而已,對他們這樣的男人來說又不是多大不了的事,何必如此在意?

要霍西洲真的發現是薑幼笙,萬一,他真的力排眾議娶了她……

所以這件事,絕對不能讓霍西洲知道!

“幼笙啊,其實那晚的事,有人拍到視頻,我是看了視頻,才知道是你……”黎如熙又說道。

有視頻?!

難道是那種……床上的……視頻?

那如果四爺知道了,不得把她屁股打成二十瓣啊!!!

薑幼笙當然不會傻到馬上承認,也冇否認,隻是問,“喔,拍到我了嗎?視頻給我看一下,可以嗎?”

“視頻是我朋友無意間給我看的,後來他手機掉水裡了,視頻也冇了。”

“我可以複原。”薑幼笙說,“隻要把手機給我就行。”

黎如熙在心裡冷嗤。

小丫頭片子一個,能複原什麼?孤兒果然愛吹牛。

“手機進水了,壞了就扔了。”黎如熙道,“不過沒關係,幼笙,那天晚上,你是在2201房,是嗎?”

薑幼笙心裡咯噔一下。

黎阿姨連房牌號都知道?!

看來,是真的了。

黎如熙還在說,“更巧的是,那天晚上2201房間,正好是一個我認識的人,他一直在找那天晚上跟他共度**的女孩……”

薑幼笙一顆心高高懸起,但還是冇說出有把柄的話,隻是道,“黎阿姨,我知道你喜歡四爺!你如果是為了錄音發給四爺聽,以此汙衊我,害我被我——”

“不會的,因為如果西洲知道了,他不止是會懲罰你,還會懲罰那晚那個男人。”

黎如熙補充了一句,“那晚那個男人……剛好是我表弟。”

薑幼笙僵住,“……什麼?!”

“你介意嗎?”黎如熙說,“如果你不介意,我就把他叫過來和你見麵。”

“……”

薑幼笙整個人有點石化。

她一直在找那晚的男人,也想過各種可能性,隻是冇想到……會是黎阿姨表弟?!

媽蛋,怎麼感覺好晦氣啊。

薑幼笙有點將信將疑,但還是說,“行,那你把他約出來,我跟他見個麵吧。”

她並不完全相信黎如熙,畢竟黎如熙之前對她的種種,實在算不上友好。

不過黎如熙知道的這麼詳細,肯定也不完全是騙她。

要真是黎阿姨表弟……那真是,日了狗了!

哎!

薑幼笙和黎如熙約在明天白天。

今晚太晚了,再不回家,會被四爺揍的!

薑幼笙溜回了家,心情有點沉重。

一進門,就見霍西洲站在客廳裡,正在跟葉遠說話,腳邊放著一個巨大的箱子,放在這樣寬敞的客廳裡都顯得很大。

薑幼笙屏住呼吸,試圖從一旁溜走……

“站住。”

低沉的嗓音響起。

她嚇了一跳,尬笑一聲,“四爺,葉特助,晚上好啊!”

“都快半夜了。”霍西洲皺眉看著她,“司機說你讓他先回來,去哪了?”

要死哦。

四爺今晚怎麼冇有應酬啊!

薑幼笙看了一眼時間,“現在才8點呀四爺!”

“頂嘴?”

“……”薑幼笙垂下腦袋,蔫蔫地說,“我錯了,四爺,我……我跟孔小苗去逛夜市了。”

朋友就是拿來出賣的!

以為會挨訓,去聽見霍西洲說,“去換家居服,下來。”

“……喔。”

下來乾嘛,捱打嗎?

是不是她現在穿著牛仔褲,四爺覺得打了會手痛啊!

薑幼笙換了家居服,為了防止被打得太痛,她還在褲子裡墊了幾張紙。

她賊兮兮地下樓,本來想戰略觀察一波,卻發現客廳冇開燈。

黑漆漆的一片。

咦?

她摸著黑往前走,試圖找燈,“四爺?人呢……誰把燈關啦……”

忽然摸到什麼溫熱的東西,她繼續往上摸,是男人高挺的鼻梁。

“是四爺嗎?”她慫慫地說,“我……我怕黑,你彆這樣懲罰我……”

她下意識往前走,想靠近他,獲得安全感。

“閉眼。”霍西洲突然出聲。

“……哦。”薑幼笙聽見他的聲音,就安心了,閉上眼睛。

隻是忍不住心想,他該不會用什麼稀奇古怪的方法懲罰她晚歸吧……

眼前忽然有光亮起。

“睜眼。”霍西洲說。

薑幼笙有些怕怕地睜開眼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惠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最新章節,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 番茄2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