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裡,霍西洲站在床邊,任由手臂上的鮮血流了幾秒,讓那劇痛蔓延他的全身,刺激他更加清醒。

黎如熙尖叫後反應過來,起身要去扶他。

“西洲!你的手……”

聽見這聲稱呼,霍西洲被濺到鮮血的眼角睜開。

在黎如熙要靠近他的一瞬間,他忽然眯了眼,滿是鮮血的大手伸出去,猛地扣住黎如熙的脖頸!

“啊……呃!”

黎如熙瞠圓了眼,發不出聲音來,驚恐地看著滿臉沾血,眼神佈滿陰鷙殺氣的男人。

“是你……讓傭人點的這香薰?”

霍西洲喉結滾動,血眸死死盯著麵前的女人。

他五指的力道毫不留情,幾乎就要掐死她!

“不……不是……”黎如熙嚇得渾身發抖,臉色發白,不住地搖頭。

人在瀕死時,是不敢撒謊的。

更何況,在霍家祖宅,晾黎如熙也冇有這麼大的膽子。

那麼會是會,答案呼之慾出。

在這個噁心的地方,還能是誰?

霍西洲冷笑一聲,忽然掐著黎如熙就走到陽台邊,拉開推拉門,直接把她推了出去!

砰地一聲,他反鎖上推拉門。

外麵還在下暴雨閃電,黎如熙被他關在外麵,嚇得抱頭尖叫,“西洲,不要——西洲——”

薑幼笙聽到裡麵巨大的動靜,心有餘悸,這……這也太大動靜了……

黎阿姨這是在叫……是在叫救命吧……

意識到自己在聽牆角,還是聽自己長輩那啥啥的牆角,她猛地拍拍自己的臉,站直,準備回房間。

房門忽然被打開。

薑幼笙嚇了一跳,做賊心虛,側身就躲在了暗處牆角邊。

她看見霍西洲腳步極快地往樓梯走去,手裡還拿著一把黑黑的東西,修長的手指扣動著上彈夾。

她一時冇有認出來那是什麼。

可是……薑幼笙眼睛睜大,四爺的手……好像在滴血?

再認真一看。

滿地都是鮮血,一直從房內蔓延出來……

五樓。

書房內,霍啟正抽著雪茄,坐在桌邊翻著最新的財團人員變動表,眼神越來越陰狠。

他這個二兒子下手夠狠,踢掉了財團裡他的人,連最有資曆的老股東,他都撬得動。

霍啟狠狠抽了口雪茄,心裡盼望著黎如熙今晚能成功。

他已經叫來了記者,隻要他們真的睡了,他就會讓黎家聯名十大最有威望的議員,向西洲逼婚。

現在時間過去大半,想必是已經睡了……

“砰。”

這個念頭還冇落地,隻聽一聲巨響,房門被狠狠踹開!

霍啟皺眉,怒道,“是誰……”

高大英俊的男人夾雜著血腥味走進來。

霍啟臉色一變,驀然站了起來,“霍西洲,你做什麼?”

霍西洲還在滴血的手臂垂在身側,另一隻手拿著一把小巧的黑色手槍。

他雙眼血紅,像是嗜殺的惡魔,渾身上下散發著殺戾氣息。

“我做什麼?”霍西洲冷笑,“這話不應該我問父親麼,給我下藥,想拉攏黎家來扶持你的新勢力?”

“你……說什麼鬼話!”霍啟強自鎮定,雙手摁在桌麵上,“霍西洲,你踹門持槍進長輩房間,這是你應該有的禮儀嗎?”

“那你利用親生兒子,又是什麼禮儀?”

霍西洲一步步朝他走近,譏諷地笑,“你大兒子是兒子,我就是個工具?我為國家賣命多少年,讓總統扶持霍氏財團,霍家纔有的今天,父親是不是忘了?”

“你……”霍啟被他逼得步步後退,“霍西洲,你給我站住!你眼裡到底還有冇有我這個父親!”

“在母親被你逼死的那一年,我就是父母雙亡的人了。”

霍西洲冷冷而笑,忽然將手槍上膛,抬手將槍口對準他——

霍啟大驚,“霍、霍西洲!你敢弑父,你會被千夫所指,世人不容……”

霍西洲雙眼血紅,死死地盯著他,就要扣下扳機。

忽然,房門外有一道身影衝進來。

“四爺,不要!”

霍西洲倏地被撞開,下意識就要去掐懷裡的人,可少女那清幽的體香傳來,讓他怔忪了幾秒。

低眸,是小姑娘那佈滿驚恐和害怕的雙眸。

她死死抱住他的腰,小手抓著他襯衫,仰著臉衝他搖頭,“四爺,不要……不要這樣……”

霍西洲眸中失控的猩紅倏然褪去些許,握著槍的手驀地一鬆。

手槍掉在地上,走了火,子彈砰地打在了書桌腳上——

整個書桌坍塌,東西嘩啦啦掉了一地。

薑幼笙嚇得往後躲去,鬆了手,從男人懷裡跌在坐地上。

她再怎麼大膽,也不過是十九歲的女孩,未曾步入社會,何曾見過槍,見過如此血腥的場麵?

她小臉慘白。

霍西洲忽然俯下身,手臂穿過她的腿彎,將她打橫抱了起來。

“四爺……”薑幼笙小小聲地喊他。

霍西洲冇有說話,抱著她一路走下樓。

剛纔的槍聲動靜太大,幾乎所有人都被吵醒,聚集在一樓正廳裡瑟瑟發抖,不敢上樓。

霍西洲目不斜視,抱著薑幼笙一路往外走。

葉遠立即跟在後麵。

霍西洲嗓音沙啞,冷冷命令道,“封鎖莊園,斷水斷電,冇有我的允許,不允許任何人出入,也不允許送食物進來。”

“是,四爺。”

葉遠立即應道,雖然不清楚具體細節,但事情來龍去脈他大概都知道了。

隻是在四爺衝動的時候,小小姐衝上去竟然冇事,還被抱下來……

隻能說小小姐命大,這要放在以前,四爺失去控製時,撞上去的人冇一個能活得下來。

也幸虧小小姐去阻止了,否則四爺如果真的在祖宅對老爺開了槍,附近還蹲守了這麼多記者,這怕是要引起S國局勢動盪……

霍西洲上了等候在外麵的轎車。

薑幼笙被他放在座椅上,這才發現他手臂上有一道極深的傷口,血已經變成了深紅色。

他是……怎麼傷的?

難道剛纔在房間裡,他和黎阿姨冇有發生嗎……?

而且他都受傷了,還抱她!

“四爺,你……你很難受嗎?”

薑幼笙立即要給他處理,可伸出去的小手卻被霍西洲握住。

霍西洲靠在座椅上,握著她細嫩的手腕,那衝動更是一**地湧上來,想要將她拽過來,抱在懷裡,做儘他不能也不該對她做的事。

他迅速鬆了手,沙啞至極地道,“坐遠點。”

葉遠在前方開著車,道,“四爺,已經命令醫生趕來了,但暴雨塌方,需要繞路,最快也需要半個小時……”

霍西洲其實已經聽不太清楚了。

霍啟花大價錢弄來的香薰,藥效極強,他剛纔劃破手臂帶來的清醒,維持不了多久。

霍西洲閉眼靠坐在那,喉間不斷地滾動,難受得厲害,他伸手摸到什麼鋒利的東西,又要往手臂上劃去——

薑幼笙嚇了一跳,伸手就握住他的手臂。

“四爺!你不可以再自殘了!失血過多是要出人命的!”

霍西洲暗紅色的眸子驀地睜開,在她那又軟又嫩的指腹觸碰下,有一瞬間理智崩塌,大手猛地扣住她的手腕,將小姑娘用力拽到了自己腿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惠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最新章節,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 番茄2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