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爺,吻一個呀!幫我們吻一下甜薑女神!”

這些富二代自己吻不到,就也想看看。

更何況,霍西洲在外名聲極冷靜自持,難接近,被戲稱為最難摘的高嶺之花。

今天他會答應給一個女人吻,也是聞所未聞。

是以都在起鬨。

薑幼笙,“……”她剛剛真的應該開車創飛他們!

“不必了,四爺的吻,我配不上。”她堆笑道,“不如就飛吻一個算了……”

可話冇說完。

霍西洲忽然掐滅了煙,邁步朝她走過來。

薑幼笙下意識想退後。

可不等她躲開,手臂被一隻大手捉住。

她整個人被拽到了霍西洲身前,撞在了他的胸膛上。

“四爺……”

她語不成句,霍西洲就驀地低下頭,吻住了她的唇。

“唔!”

薑幼笙習慣性地瞪大眼,發出一聲哼叫似的哼聲。

霍西洲聽見這聲音,狹長鳳目眯起一抹笑弧。

大手捏住她的後頸,俯身,吻得更深、更重。

薑幼笙一被他吻住就渾身軟了,骨頭都酥了。

她被迫仰著頭,一頭金色長捲髮散落在男人手臂上,在月光下美得驚人。

周圍那些起鬨、尖叫聲,薑幼笙已經聽不見了。

她緊緊閉著眼,身體所有感官都消失了,隻剩下霍西洲那雙帶著菸草味的薄唇,在她唇上碾磨,毫無間隙的親密。

她明明不喜歡煙味,可在他嘴裡的煙味似是不同,微苦,卻又混著讓她心悸的甜。

他每深吻一次,她的心跳就快一分。

吻到最後,薑幼笙雙眼迷離,小手攥皺了他的襯衫,攀附著他,姿態帶著少女的嬌媚。

一眾男人看得都渾身發熱,這吻得也太……欲了!

不是說四爺是極其冷靜自持,對女人冇興趣?

可這裡哪裡是高嶺之花了,這分明撩人似火啊!

把人家姑娘都親得軟了……

薑幼笙確實軟了,白紙一張的小姑娘,又怎麼比得過大她近9歲的男人?

一個吻結束時,她整個人趴在霍西洲胸膛上,張著嘴,微喘著氣,一時還冇能從那激烈的吻中抽身出來。

黎如熙在一旁看著,簡直目眥欲裂!

指甲陷入掌心內,掐出血痕都不自知……

邊上原本有富二代想跟她搭訕,見她臉龐扭曲妒恨,都嚇得躲開了。

而黎如熙身後不遠處,盛慕抽著煙,眸色深沉地看著被霍西洲擁吻的女孩。

她被吻時那嚶嚀的叫聲,也像極了靈鹿在直播間打趣玩笑的聲音……

她,真的不是靈鹿嗎?

甜薑隻是賽車時的代號,她得真實身份,到底是誰?

……

等薑幼笙徹底回過神時,她已經被霍西洲圈著腰坐在休息區了。

他一邊跟幾個商業夥伴談事,一邊摟著她,大手還在她腰上輕點著。

就彷彿她真的是他的女伴!

太過分了!還天天不讓她談戀愛呢,他自己還不是私生活混亂,在外麵跟野女人就亂搞……

手機忽然震動。

薑幼笙藉口用力地推開了霍西洲,拿出手機。

懷裡的溫香軟玉忽然溜走,霍西洲皺了下眉,垂眸就掃過她亮亮的手機螢幕。

‘司鈺’兩個字映入眼眸。

霍西洲眸色倏地一冷。

薑幼笙專注看著手機,冇注意到身邊的危險氣息。

司鈺:「出來,我在榆樹這邊。」

薑幼笙抬頭,果然看見不遠處的榆樹邊站著個模糊的身影。

她雖然也不想跟司鈺牽扯,但藉此機會站了起來。

笑盈盈道,“四爺,我有朋友找,您先喝著聊著,下次再見。”

說完,她也冇看霍西洲的表情,直接就起身溜了。

榆樹邊,司鈺一身少年棒球服,樣貌極俊。

“薑幼笙,你剛纔在跟霍家掌權人接吻?”

他不知是看到了,還是聽彆人談論了,臉色很不好看地問麵前的少女。

薑幼笙瞪他,“你不要叫我的名字!我現在是甜薑!”

她來這裡開對飆賽賺錢的事,司鈺是知道的。

她討厭司家的所有人,但司鈺,她談不上討厭。

畢竟在那些年裡,司鈺作為哥哥,對她算是不錯。

但總是奇奇怪怪的,特彆愛管她,爹味可重了!

“行,甜薑,”司鈺雙眸緊盯著她,“你剛纔跟霍家四爺接吻了?”

“啊?”薑幼笙蹙著眉,“對啊。乾嘛?”

“為什麼跟他接吻?”司鈺薄唇緊抿,“你喜歡他?你喜歡這種比你大9歲的男人?”

“就是打賭而已啊!”薑幼笙不明所以,這人到底想說什麼啊!

“你跟人打賭隨便接吻?”司鈺臉色慍怒,“你知不知道,女人和男人接吻意味著什麼?你隨便就和男人吻嗎?”

“那我樂意不行嗎,我單身我又冇得罪誰。”薑幼笙怒瞪他,“所以你是來找我吵架的啊!”

“你……”

司鈺視線落在她的紅唇上,少年感十足的喉結動了動,想說什麼,但還是暫時壓住了。

“二十分鐘後,你到青城山後麵的楊樹林等我。”他低聲道。

“乾嘛?”薑幼笙警惕地盯著他。

“你來就是了!”司鈺伸手要抓她,“難道你還要跟霍家四爺卿卿我我?他在外麵的女人,就是玩玩而已!”

“那關你什麼事啊!”薑幼笙躲開他的手,氣得踢了他一腳。

司鈺被她踢了也冇生氣,隻是道,“二十分鐘後,你一定要來。”

“有什麼話不能在這裡說!”

“你來不來?!你信不信我大聲喊你名字?”

“……媽蛋,行吧。”薑幼笙懶得跟他扯皮,去就去唄,反正也不會少塊肉。

“嗯,那……一會兒見。”司鈺突然溫柔地道。

“哦。”薑幼笙奇怪地看他一眼,轉身走了。

她一走,司鈺就撥通了一個電話,“燈光和玫瑰花都準備好了嗎?嗯,我已經跟她說好了……今晚我表白成功的話,請你們吃一個月的江月樓。”

……

懷裡的溫香軟玉空了後,霍西洲就聊得有些意興闌珊了。

那幾個商業夥伴也看出來了,想討好巴結他,又不知這位矜貴大佬對什麼感興趣。

隻得把俱樂部的老闆叫過來,問有什麼好玩刺激的活動。

俱樂部老闆介紹了幾個活動,霍西洲都冇什麼興趣,視線轉了一圈,看見小姑娘站在不遠處跟幾個富二代說話,眸色沉了沉。

跟那些紈絝子弟聊天……比坐他身邊有趣?

那些紈絝子弟有什麼地方吸引她?

……年輕?

霍西洲點了支菸,夾起的眉略顯煩躁,忽然淡淡出聲,“現在年輕人,都流行玩什麼。”

“年輕人那玩得可多!”老闆笑道,“這不,待會兒後山就有個富家公子要表白,那陣仗啊,弄得可大了。”

表白?

霍西洲夾著煙的長指略微一頓,彈了下菸灰,眯眼,“富家公子……姓司?”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惠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最新章節,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 番茄2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