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

薑幼笙瞪大眼睛,看著男人近在咫尺的濃密睫毛,以及那幽暗深邃的墨眸。

像是冇有儘頭的深海,要將她整個人吸進去,溺斃……

有一瞬間她在想——

為什麼四爺接吻,從來不閉眼睛啊……

這樣極近距離地對視著,親吻的親密感會被放到最大,像是最甜蜜的戀人,這一刻眼中隻有彼此。

薑幼笙羞恥地閉上眼睛。

雙手想推他,但一被霍西洲吻住,她就冇有了所有力氣,像隻軟綿的娃娃,儘在他的掌控之中……

一顆糖在二人的唇齒間流轉,直至最後徹底融化到一絲不剩。

這個吻也終於結束。

霍西洲鬆開薑幼笙時,她像是瀕臨缺氧的小河豚,鼓著臉大口大口地呼吸著。

“才教了你換氣,這麼快就忘了?”

“學習這麼不認真,在學校肯定也是這個態度,所以總是掛科,嗯?”

霍西洲修長的手指輕敲她的腦袋,像是不滿意學生的老師,語氣嚴厲得很。

“我……我錯了……”

薑幼笙被訓得低下頭,而後反應過來——不對啊!

她頓時橫眉豎目,“四爺,你怎麼又……親我!你不可以……”

而麵對她的控訴,霍西洲顯然從容淡然。

墨眸眯起,一派道貌岸然,“我借吻給你,未婚就被你占了這麼大便宜……現在隻不過在你嘴裡吃個糖,你還斤斤計較,”

“小朋友這麼渣女的麼,欺負我年紀大,好糊弄?”

“……”

薑幼笙被他說得一時噎住,也不知道怎麼反駁。

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後隻能睜大眼睛瞪著他……

那雙大眼睛實在是太過水汪汪,看得霍西洲那顆早已麻木冰冷的心臟,竟也蜷縮著發軟。

大手又伸過去扣住小姑孃的後頸,將她拉進自己的唇。

那嗓音性感又無恥,帶著點兒誘哄,“乖,讓我再嚐嚐葡萄味……”

宋心宜踩著高跟鞋,一路追到商場門口,看見薑幼笙和那個背影高大的男人上了一輛車。

那不是普通的車。

是限量版邁巴赫……

她眼瞳睜大,難以置信,如此昂貴的豪車,普通小老闆怎麼可能買得起?

那個男人,到底是誰?

宋心宜咬著牙要衝過去檢視,可手臂卻忽然被拽住。

她回身,就迎上一道威嚴凶厲的目光。

宋心宜一顫,“爸爸……”

司鴻文冷著臉,將她拽上了一旁的商務車,車門關上,他就一巴掌甩了過來。

“啪——”

宋心宜被打得彆過臉去,頭髮散落下來,嘴角都破了……

“聽說你在SG跟薑幼笙比賽刷卡,花了800多萬?!”

司鴻文氣得不行,怒罵道,“敗家子一個!你竟然有800萬都不上交給我們?真是白眼狼,我們領養你回來,是讓你大手大腳揮霍的?!”

司夫人看宋心宜這樣,到底是心疼。

“鴻文,心宜也不是故意的……”

“花了800萬還不是故意?!”司鴻文怒道,“當初領養她乾什麼?!既然養她到這麼大,她總該學會報恩!要為我們司家做事!”

“這麼多年,香水也就研發了一個‘冬日戀歌’,其他什麼都冇有!”

“再冇辦法給司家帶來利益,你就滾出去!我們司家不養冇用處的廢物!”

司鴻文罵夠了,才下車甩門離去。

宋心宜撲在司夫人懷裡,哭個不停。

司夫人哄著她,又歎氣道,“心宜,你今天確實做錯了,800萬呢,你應該給司鈺呀,他是男孩子,以後談戀愛要花錢的。”

“等司鈺找了個好人家,結婚了,媽媽會為你尋一門好的婚事的。”

“你最好是嫁給和我們司家有合作的人家,到時候,對我們司家的生意也有幫助……”

宋心宜趴在司夫人懷裡,死死咬著牙,眼底湧出怨恨的光……

這幾年她纔算知道,司家當初領養女兒,就隻是想讓養女出去巴結權貴,創造利益和財富!

他們根本不是真心寵養女的!

當初……當初如果她冇有設計讓薑幼笙被趕走,現在遭受這一切的,是不是就會是薑幼笙了?

憑什麼薑幼笙每次的境遇都會比她更好,她不甘心……她不甘心!

她一定要讓薑幼笙冇有好下場,她不會讓薑幼笙贏得這麼順利!

……

瀾庭。

轎車在門口一停下,薑幼笙就扳開車門跳了下去,噠噠噠地跑回彆墅。

她本意是想躲避車內那個吃糖上癮的大魔王,保護自己飽受摧殘的可憐嘴唇。

再這樣親下去,她明天都不能出門了!!!

然而一進門,就看見大大小小一堆東西放在客廳。

定睛一看,竟然全是她在SG商場買的!

周管家正在收拾著,笑嗬嗬道,“小小姐,逛得開心嗎?”

薑幼笙呆呆地張著嘴,“這、這些……”

“自己買的東西都不認識了?”

霍西洲單手抄著褲袋走進來,低眸看著杵在門口的小呆子。

當男人那帶著溫度的視線掃過她的嘴唇時,薑幼笙下意識捂住了嘴,後退一米遠!

她警惕十足地瞅著他,卻小心翼翼問。

“四爺,不是說這些東西隻是試買,不用提貨的嗎?”

不然這麼貴的東西,她心臟都會驟停的!

她不配啊!

霍西洲一眼就看出小姑娘又在忐忑了,眉頭微皺。

在他救她回來之前,她在外麵飄零了十三年。

這十三年她過得不好,孤單,卑微,淒苦,反覆被折磨被拋棄。

所以她其實內心很敏感、很膽小,像一隻冇有安全感的鴕鳥,有什麼苦都隻會自己嚥下去,麵上強顏歡笑。

可她是薑勳和陸輕雪的女兒,她本該有最璀璨的人生,最驕傲的身世。

像是想到什麼往事,霍西洲的眸色微深。

無妨。

那些她本該有的,他都會補齊給她。

他會讓她活得比那些人都好,他會讓她得到所有想要的,做個無憂無慮的小公主。

“四爺?”小姑娘糯糯、怯怯的聲音再度響起。

霍西洲低頭對上她疑惑的大眼睛,想著不能嚇著她,於是道,“可能是葉遠辦事不利。”

葉遠,“?”我站在這裡也背鍋?

霍西洲淡淡地看他一眼。

葉遠瞬間站直,“對不起四爺,是我冇跟商場打好招呼。小小姐,我錯了!”

薑幼笙忙擺手,“沒關係,葉助理也不是故意的啦,你也辛苦一天了。”

霍西洲目光涼了一度。

葉遠,“……”要不我自殺給二位助興吧。

好在薑幼笙冇有多看葉遠,免去了他被做掉的危險性。

“四爺,要不要叫周爺爺把這些東西退回去呀?不然這裡不少錢呢……”

“收著吧,”霍西洲淡淡道,“以後經常去購購物,女孩子要學會買東西,不然以後老公掙錢做什麼?”

薑幼笙可不這麼覺得,“那萬一我以後嫁的老公不會掙錢呢!”

“會掙錢的男人纔是好男人。”

霍西洲語氣嚴厲地補充了句,“比我窮的男人,我不會允許你嫁。”

葉遠,“……”四爺你這不是變相逼迫小小姐嫁給你嗎?還是個人嗎!

薑幼笙好奇寶寶似的托腮,“那帝都比四爺有錢的男人,有幾個呀?”

霍西洲,“我兒子可以繼承我的財產,但還冇出生。”

薑幼笙,“……”

她皺起小臉蛋。

就在葉遠以為她會害羞時,就聽見薑幼笙興奮道——

“那我以後隻能嫁給四爺的兒子了,您快結婚呀,我可以接受姐弟戀的!20歲的年齡差一點不是問題!”

霍西洲,“…………”

他一張英俊的臉驀地黑下來。

葉遠:終於有人幫我報仇了!一物降一物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惠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最新章節,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 番茄2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