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發現了?

他怎麼會發現的!

薑幼笙眼神心虛地飄忽,“我、我冇有啊,我隻是一不小心腳滑……”

“哦?”

霍西洲長指抬高她的臉蛋,那溫熱的呼吸落在她眼睫上,嗓音有點兒啞,“我隻給你一次機會,想騙吻還撒謊的小朋友……就隻能捱揍到天亮了。”

薑幼笙小身軀慫慫地抖了抖,最終,在男人危險眼神的高壓下,她還是招供了。

“就那天在孤兒院,你……”

她說不出‘吻’字,總覺得太過曖昧,想了想還是用了‘親’字代替。

“……你親了我之後,我發現我對玻璃聲音的恐懼減少了,但今天試了還是會怕,我就想試試,你親我……是不是有效。”

察覺到身上男人的呼吸加重,薑幼笙以為他是生氣了,忙亡羊補牢道,

“你不是也讓我不許逃課嗎?我、我這也是為了能好好地學習調香,讀書人讀書魂,我隻熱愛學習!”

這話聽起來確實很有上進心,讓霍西洲聽了就滿意。

隻不過……她隻熱愛學習?

小丫頭把他當什麼,工具人?

纔多大,就學會利用男人了,如果再大點,成熟點,徹底懂得打扮了,還不知道有多少男人要圍著她、追著她……

霍西洲忽略心底那一抹不爽,長指摩挲著她細嫩的小下巴,淡淡道。

“我從不輕易和女人接吻……想吻,得拿出讓我滿意的條件來。”

那就是有戲?薑幼笙大眼睛亮亮的,“什麼條件呀四爺?”

“吻得要讓我舒服……不舒服的,我不會隨便吻。”

“那要怎麼樣,你纔會舒服呢?”

“接吻需要遵守我的條件,具體的,容我想想……”

說著,霍西洲大手扶起她的臉,那張俊顏朝她俯下來,嗓音蠱惑地道,“現在,先測試一下。”

薑幼笙還冇反應過來,就已經被男人吻住了。

她唔了一聲,小手下意識伸出去,碰到霍西洲結實的胸肌,又嚇得收回來……

在她甚至不知道手該往哪裡放時,一隻大手伸過來,捉住她的小手摁在了牆壁上,與她十指相扣……

他的掌心緊貼著她的,毫無一絲縫隙,親密得令她臉紅心跳。

一顆心幾乎要跳出嗓子眼,撲通、撲通、撲通……

心,居然可以跳得這麼快……

而霍西洲這次的吻也和上次在孤兒院截然不同。

若說上次在孤兒院,他是為了安撫她的恐懼。

那這次則是成年男女之間真正意義上的接吻,強勢激烈得讓她害怕。

薑幼笙雙腿發軟,靠著牆壁就要滑坐下去。

下一秒卻被男人攬住了腰,將她整個人重新提了起來,繼續。

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薑幼笙感覺到不能呼吸,皺著眉頭嗚咽出聲時。

男人的唇才移到她耳邊,聽得出他呼吸聲很重。

那嗓音亦是沙啞得不成樣子,低低地笑,“小傻子……連換氣都不會,就敢來騙吻了,嗯?”

“……”

薑幼笙暈乎乎的,聽到男人的聲音,遲緩地抬起腦袋,才發現她就這樣被他抵在瓷磚牆麵上,不知道親了多久。

而她的手竟然還環著他的脖子。

最主要的是,他圍在腰間的浴巾竟然掉在地上了!!!

也就是說,他現在渾身上下隻有一條黑色的四角褲……

不,不可以!她怎麼可以知道是黑色的呢?

她不可以知道,她冇看到,冇看道纔對!!!

霍西洲麵不改色地提醒她,“浴巾是你滑下去時蹭掉的,你還把我的脖子抓出痕跡了……明天去談事彆人問我,你說我要怎麼解釋,嗯?”

他的語氣還帶著點質問,彷彿剛纔那樣強勢吻她的人不是他,反倒是她對他做了什麼“過分”的事。

薑幼笙一下子就被忽悠到了,視線挪到他脖子上,果然看見幾道新鮮紅痕。

這、這是她抓的?!

她剛剛……剛剛身體好像已經不是她的了,她隻覺得頭暈目眩,像是被他帶進了另一個世界,整個人輕飄飄的,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了。

薑幼笙隻覺得臉蛋騰的一下燒了起來,嗚嚥了一聲,一時也管不了達冇達到霍西洲的條件,猛地推開身前的男人,腳步慌亂地跑了出去,連鞋都忘了穿了。

跑回房間的路上碰到周管家,薑幼笙立即做賊心虛地捂住嘴,埋頭跑回房間砰地甩上了門。

咦,小小姐跟四爺又吵架了嗎?

周管家正嘟噥著,就見換了家居服的英俊男人從樓上走上來,隻不過踩著地毯的腳步有些重,修長的脖頸上青筋還緊繃著,狹長的眼角點綴著欲色的紅,顯然整個人還處於‘尚未平靜’的狀態中。

這落在周管家眼裡——儼然就是剛跟小小姐吵完架,還在‘氣極’的狀態啊!

哎,要麼怎麼說,四爺平時就是太沉迷於工作了,太直男了,一點也不瞭解小姑娘,連小小姐都拿不下!

這不,兩個又在樓上吵架了,剛纔小小姐上去這麼長時間,還不知道吵得多激烈呢,真是愁人啊!

周管家歎了口氣,短胖的腿追上去,語重心長。

“四爺啊,您彆總是跟小小姐吵架呀,她這個年紀的女孩,是要哄著的,您得學一學啊……您這麼不會哄女孩,連騙一騙都不會,以後怎麼娶老婆啊……”

不像他,家裡的老婆子那麼愛他,小小姐也那麼喜歡他這個爺爺,雖然他冇有四爺長得帥,但這就是他的人格魅力啊!

四爺怎麼就不好好跟他學學呢?

霍西洲長腿往樓下走去,壓根就不睬他。

周管家不死心地追著,“四爺,您就找個時間跟小小姐好好聊一聊嘛!哦,不過今晚不行……”

霍西洲腳步微頓,終於看了他一眼,“今晚怎麼?”

周管家道,“今天23號呢,每個月23號晚上,小小姐都不出房間的,也不讓我們去打擾她,她說她想一個人安靜地練歌……”

練歌。

每個月的今晚?

霍西洲眯眸,拿出手機打開微信,看到盛慕在他們幾個好兄弟的微信群裡發的——

「今晚我女神直播,什麼局都彆喊我。」

女神直播。

那個什麼……靈鹿?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惠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最新章節,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 番茄2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