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分鐘後,霍西洲到了警局。

薑幼笙本來就生氣又鬱悶,正在那兒叉著小腰、跟警局的人瘋狂battle呢。

乍一見他來了,她就跟見到了救兵似的,起身就朝他跑過來。

“霍叔叔!”

她在他麵前停下腳步,小臉因為激動有些紅撲撲的。

“他們不讓我走,說我身份資訊有問題,我明明就是S國身份證,我有什麼問題……”

薑幼笙等不及就控訴,一雙大眼睛委屈巴巴的。

霍西洲伸手撥開她頰側的長髮,大手落在她背後輕拍著,低聲哄道,“嗯,就是,他們好過分,欺負我們笙兒。”

他說得那麼理所當天,薑幼笙哪裡想得到,麵前的男人纔是弄壞她身份資訊的始作俑者……

她聽他這麼哄自己,還覺得心裡暖暖的,不自覺地朝男人身前靠過去,小嘴癟著,“那你幫我……”

“嗯,當然幫你。”霍西洲的手得寸進尺往下滑,手臂圈住她的細腰,“我來處理,不生氣了,嗯?”

霍西洲這樣身份的人,自然不可能自己來處理,薑幼笙被他帶到外麵的車上等。

二十分鐘後,葉遠出來道,“四爺,已經處理好了,是小小姐上次出過冇辦過手續導致的。”

薑勳親自來S國找她,還帶了雇傭兵,怎麼可能是正規入境?所以帶走薑幼笙的時候,也冇有辦過正規出境手續。

薑勳近來忙於薑家二叔的奪權之事,倒是忘了這個。

霍西洲可不會忘。

他隻是讓葉遠提醒了一下S國入境局,鎖了小丫頭的身份證權限而已……

薑幼笙哪知道身側的大灰狼腦子裡在盤算什麼,聞言還覺得感激,忙道,“謝謝霍叔叔……”

霍西洲麵不改色,淡淡道,“小事。”

葉遠,“……”媽的,有錢有權就是好啊,追女人可以耍這種手段。萬惡的資本主義!

薑幼笙又問,“身份證補辦了嗎?”

葉遠回過神來,繼續變身打工人,“因為出入境過需要稽覈,最遲明早就能辦理下來。”

明早?!

那她今晚住哪裡啊……

薑幼笙正在猶豫要不要去孔小苗那裡借住一晚。

就聽葉遠道,“小小姐,現在警局還在稽覈,也許中午還會有什麼事,不如您就先回瀾庭住吧,有什麼事也方便跟四爺說,不然,您一個人恐怕處理不了。”

回瀾庭住?可是爸爸交代過……

霍西洲彷彿猜到她在想什麼,淡淡道,“放心,不告訴你爸爸。”

偷情就是了。

薑勳在A國是有勢力,可他手再長,能伸到S國來?

到了他霍西洲的地盤,他想要的女人,還跑得掉?

見小姑娘猶豫,霍西洲輕撫著手腕上的佛珠,又丟下一個重磅炸彈,“明天跟聞心集團釋出香水產品,也需要身份證件,你不怕耽誤?”

那自然是不能耽誤的!

這句話戳到痛點,薑幼笙立即就答應了。

葉遠將她的行李箱拿上車,一邊悄悄感歎道,小小姐就不該回到S國,這不是羊入虎口麼……更何況,四爺還是那種冇人性、冇皮冇臉、又賊能裝的笑麵虎。

不被吃乾抹淨了,四爺能讓她走?!

……

瀾庭。

彆墅裡一切都冇有變,薑幼笙走進來,發現她愛吃的零食還放在茶幾上,連日期都是最新鮮的,顯然霍西洲有吩咐傭人換新的。

而牆上還貼著她獲獎的獎狀。

沙發上還有她喜歡的抱枕、腳墊……

可能是在這裡生活了太久,看著這熟悉的佈置和環境,讓她有種回家的錯覺……儘管她現在已經有家了。

“不知道你住的習慣嗎。”霍西洲見她打量四周,又道,“可能不如你們薑家,你可能瞧不上這裡了,湊合一晚吧。”

聽他這麼說,小姑娘馬上就愧疚了,忙搖頭,“冇有冇有……我冇有瞧不上,這、這裡也是我的家。”

男人語氣透著一股難言的落寞,“你不嫌棄就好。”

“我怎麼可能嫌棄!這裡就是我的家啊!我在這裡長大呢!”薑幼笙急急地道,生怕他誤會自己忘恩負義。

霍西洲挑挑眉,“那我是什麼?”

“你是……你也是我的家人。”

“你的家人,可是你已經有爸爸媽媽了,哥哥姐姐們薑家和陸家也有的是,這些位置都不需要我了,我是你的什麼家人?”

“你、你是我……”

“你隻剩下老公是空缺的,”霍西洲忽然俯身下來,眯眼而笑,低沉地哄道,“笙兒,我當你老公好不好?”

老、老公……

她被這個親密的字眼砸得暈了,“可、可是……”

“可是什麼?你喜歡我,我也喜歡你,我們吃過對方的口水,身體也毫無阻礙地連在一起過……笙兒,這樣還不夠我當你老公嗎?”

薑幼笙被他說得臉蛋通紅,甚至覺得身體某個地方都發熱了,她羞得一把推開他,飛快地就朝樓上跑去,還差點在樓梯上摔倒……

霍西洲看著她奪路而逃的背影,唇角勾起一抹愉悅的弧度。

不急。

人都騙回來了,離吃到嘴還會遠?

隻是小丫頭太青澀太害羞,他好好地調/教上一番,吃起來才能爽口。

……

薑幼笙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自投羅網,被樓下的老男人怎麼安排成了一道美味的“餐點”。

她洗過澡,等臉不紅了才下樓,就見霍西洲竟然還在客廳裡,正在落地窗前打電話。

她臉又一紅,轉身想上樓,可卻被男人的聲音牽住了腳步。

“嗯,愛德華大師親手設計的作品,就先放在婚紗展廳吧……我在家陪小女孩,冇空過去……”

愛德華大師?

薑幼笙眼裡頓時燃起一抹光,等霍西洲掛了電話,她才急急地問道,“是愛德華·默裡大師嗎?”

霍西洲轉過身來,似乎很意外地問,“嗯,你認識?”

不認識。

但是她崇拜已久的偶像。

愛德華·默裡不僅是享譽世界的調香師,也是著名婚紗設計師。

他最特色的就是,每件婚紗都會搭配他親手調製的香水,用失傳的特殊技藝浸染布料,讓那香味在婚紗上經久不散。

據說,這位大師脾氣極傲,一年隻親手製作兩件婚紗,調製搭配婚紗的兩款香水,還不是有錢就賣,要看眼緣。

隻不過這位大師為了心愛的女人,早早就結婚隱居了。

薑幼笙想膜拜都難,怕是此生無緣了。

結果現在居然有大師親手設計的作品?!

“是婚紗嗎?”

“嗯,國外空運過來的。”

霍西洲將小姑娘急切的神色儘收眼中,麵上淡淡道,“你應該不感興趣吧?我也是偶然得來的,不如,就隨手送給段景白算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惠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最新章節,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 番茄2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