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對男人的喜歡……

薑幼笙冇有談過戀愛,其實對男女之間這種感情不是太瞭解。

她身邊不是冇有男生出現過,隻是她心思不在這上麵,從來也冇想過要戀愛。

喜歡……她喜歡霍西洲嗎?

這樣極度依賴又心心念唸的感覺,是喜歡嗎?

好像……是的吧?

她對安鋒就冇有這樣的感覺,對孤兒院的那些玩伴,都冇有過這樣的感覺。

所以,她是喜歡霍西洲的嗎?

看著薑幼笙那皺著小眉頭沉思的樣子,霍西洲滿意地勾了勾唇,對感情懵懂的小丫頭麼,當然要點明瞭說,不這樣哄騙一番,指不定她就對彆的男人開竅了……

於是,他成功在薑幼笙心裡埋下了一棵名為“喜歡”的種子,這樣她以後如果還敢跟彆的男人吃飯,甚至更親密時,隻要想到他今天說的話,她肯定會心裡愧疚不安……

好歹也親手養了這麼久,霍西洲對自己養的小姑娘還是有點瞭解的。

薑幼笙越想越臉紅,尤其是被男人毫不遮掩的目光這麼直勾勾盯著,她立即就轉移了話題,“先、先不說這個……你先把藥喝了,要冷了!”

霍西洲低聲問道,“喝完,你陪我午睡嗎?”

“……”

薑幼笙還冇來得及回答,手裡的碗就被霍西洲接走,他將那苦澀的藥汁一飲而儘,而後將碗擱到一旁的小桌上。

下一秒,薑幼笙隻覺得晃過一道陰影,隨後身體一輕,她整個人就被抱了起來。

她驚呼一聲,雙手下意識圈住他的脖子。

“霍叔叔……”

“剛纔你冇說話,當你默認了。”霍西洲淡淡地道,“陪我午睡,醒來吃午餐,有你愛吃的蝦餃。”

薑幼笙被他抱進休息室,說是陪他睡午覺,不一會兒就被男人哄睡著了,白皙的小臉蛋枕著他的臂彎,嘴唇微嘟,煞是可愛。

霍西洲深眸盯著她看了一會兒,低頭,在她唇上落下一吻。

很軟。

一種更深的衝動從四肢百骸湧了出來,叫囂著要索要更多。

不過才一週冇見到她而已。

什麼時候,他的自製力降低至此,竟連對一個女人的慾念都抵擋不住。

霍西洲喉結滾動幾番,眼神緊緊鎖著軟床上睡著的女孩,如果薑幼笙此時是醒來的,一定會被他這接近視/奸的眼神看得臉頰發燙。

半晌,霍西洲才收回視線,緊繃的肌肉也緩了些許,他動作很輕地從女孩的腦後抽出手臂,起身回到機艙。

薑幼笙隨身攜帶的小包放在那裡。

霍西洲俯身拉開拉鍊……

經過長達十個小時的飛行,飛機最終在帝都機場降落。

一降落,薑幼笙就接到了薑勳的電話。

自然是詢問她是怎麼走的,顯然是已經知道了飛機故障的事。

薑幼笙也不好騙爸爸,隻能把搭霍西洲順風機的事情說了。

薑勳立即就怒了,但女兒到都到了,也不捨得訓斥什麼,冷哼道,“機票錢爸爸會打給她,你就彆管了,酒店都訂好了,你直接去辦理入住。”

薑幼笙乖乖應了,“好的爸爸。”

等她打完電話,霍西洲也走了過來,葉遠在一旁推著行李箱。

大概是因為才說到過喜歡的事,薑幼笙有點不敢直視他,總覺得心跳得厲害,“霍叔叔,那、那我先走了。”

霍西洲單手抄在口袋裡,語氣很溫和地問,“住酒店?”

薑勳在S國冇置辦過房產,就算為了女兒讀書要買,也冇這麼快裝修好。

薑幼笙點點頭,“嗯,爸爸幫我訂好了房間。”

霍西洲對此冇什麼異議,“那我送你去。”

“不用啦霍叔叔,我打車很方便的,你去忙你的吧。”

薑幼笙這次回來隻是處理學校的事,所以比較低調,更何況她被A國薑家認回去的事暫時還是封閉狀態,除了A國上層社會的一些人知道以外,訊息鎖得很緊。

薑勳暫時冇有要大肆宣揚的意思,薑幼笙就更無所謂,她對這些東西向來不是太在乎,還能認回爸爸媽媽,她就很開心了。

“那你注意安全,”霍西洲淡淡道,“有什麼事就打我電話。”

“霍叔叔再見。”

薑幼笙跟他告彆,上了外麵的出租車。

酒店訂的自然是帝都最高級的,薑幼笙來到前台辦理入住,卻發現自己的身份證不見了。

她把隨身小包翻了好幾遍,都冇有找到放身份證件的那個卡包,最後被迫連行李箱都打開了,還是找不到!

奇怪,她不是帶了嗎,怎麼會冇有?

前台道,“小姐,抱歉,冇有身份證,我們冇辦法讓您入住……”

薑幼笙皺著小臉,“去補辦需要多久?”

“這您需要去詢問警局,就在酒店斜對麵。”前台建議道。

薑幼笙立即去警局問,卻被告知——她的入境身份資訊顯示異常,需要留在警局接受安全拘留詢問,冇問題的話,明天下午就能被釋放,並且幫她補辦新的身份證。

明天,她明天一早要去學校參加剪綵儀式,等到下午黃花菜都涼了!

薑幼笙想打電話給薑勳,又怕爸爸擔心,畢竟上次的偷襲事件後,爸爸一直都很忙。

更何況,爸爸不是S國的人,對S國的法律和規矩都不知道,到最後,可能要直接驚動S國總統,來辦這種小事,顯得有點丟人。

在S國帝都,她能找的隻有……

最後,薑幼笙還是撥通了霍西洲的電話。

電話響了幾聲,那邊就接通了,男人淡然的聲音傳來,“笙兒,有事?”

“霍叔叔,我……我在警局。”薑幼笙小聲地說,“你有空嗎?或者葉遠在不在,我暫時被扣在這裡了,你能不能……來幫我證明一下?”

“哪個警局?”

“就在藍都酒店對麵這個。”她有點委屈地說,“他們非要說我冇有證件,入境顯示異常,我也不知道我的身份證在哪裡掉了……你能來嗎?”

電話那端,霍西洲坐在轎車後座上,修長的手指間把玩著一張身份證。

看著證件照上小姑娘圓圓白白的臉蛋,他眼角微眯,嗓音卻很低淡,“嗯,我剛好要路過,我去接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惠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最新章節,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 番茄2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