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揣著疑問,薑勳偏過頭去想問女兒,然而不等他說話,隻聽得砰地一聲,是子彈穿透輪胎的聲音。

左邊兩個輪胎破了,車身頓時傾斜,撞在了一旁的欄杆上。

好在司機挽救及時,所以撞得不算重,但這車是開不了了。

薑勳迅速抱住薑幼笙,從車座下拔出一支槍。

“統帥,我們遇襲了。”司機說道,“目前不確定對方是哪撥人,但應該有備而來。”

否則在馬路上,怎麼可能精準射破他們的輪胎。

彷彿要印證這個思想,下一秒,他們的車輛前後忽然出現七、八輛黑色商務車。

車門打開,一個個持槍的、身著黑衣的男人走下來。

薑勳倏地皺眉,抱緊懷裡的女兒,沉聲對司機道,“用爆炸器,引開他們。”

他有笙兒,他賭不起。

“是。”司機應聲,手伸到鍵盤下方操作幾下,隻見車前燈驀地變成發射口,小型爆炸器噴射而出。

砰地一聲巨響,煙霧彈隨之炸開,黑衣人被炸得四處爬伏,濃白的煙霧四起,遮住了視線。

薑勳迅速打開車門,攬著薑幼笙下了車,翻過護欄,往斜坡下方走去。

現在隻有這一條路可以走了。

司機在後麵斷後,薑幼笙被薑勳攬著往前走,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司機,低聲道,“叔叔,您要小心。”

司機冇想到這個認回來的大小姐有這樣的善心,笑了笑,“多謝大小姐,您和統帥的安危纔是最重要的。”

不等薑幼笙說什麼,薑勳已經攬著她往下走。

下麵是一大片樹林,薑幼笙邊走邊回頭看,“爸爸,司機叔叔冇跟上來嗎?”

“他不會有事的,他也是軍人。”

薑勳簡短地回答,倒是對女兒的善心有幾分刮目相看,又有幾分說不出的心情。

他希望女兒善良,這是做父親正常的心情。

但他就這一個獨女,以後若是將薑家交到她手裡,她怎麼可以這麼善良,善良會害了她的。

“笙兒,你很擔心他嗎?”薑勳又忽然反問道。

“嗯。”薑幼笙點點頭,誠實地說,“司機叔叔說,我和統帥的安危纔是最重要的,但是人人平等不是嗎?任何人,都是一樣重要的啊。”

人人平等。

傻姑娘,人和人怎麼可能平等。

這就是,S國對孩子們的教育方式嗎?

若是女兒從小在A國讀書長大,就不會這樣想了。

薑勳想說什麼,但又冇有說,他伸手撫著女兒的發頂,笑了笑,“笙兒說得對。我向你保證,司機叔叔不會有事的,好嗎?”

薑幼笙敏感感覺到他的情緒,抱住他的胳膊,“我也要爸爸平平安安的。”

嘴甜。

薑勳揉了揉她的發頂。

二人正走著,忽然,身後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寂靜的枯樹叢中,風聲鶴唳。

薑勳驀地停下腳步,迅速將薑幼笙推到了樹後,沉聲,“不許出來。”

薑勳才走出來,三個黑衣人就出現在他麵前。

三人看了看薑勳,又對視一眼,是在確認目標。

“左輪雇傭兵?”薑勳冷冷地說,“你們在找死,知道嗎。”

“統帥先生。”雇傭兵說,“我們隻看黃金。得罪了。”

話落,三人身形一變,極快地朝他逼近。

看來是要抓活的。

其中一人抬腳踢過來,薑勳側身一躲,扣住另一個人的手腕,膝蓋狠狠踢出去。

他已年過四十,但身材依舊保持很好,力道不減,和兩個雇傭兵陷入搏擊中。

另一人拿出槍,趁亂將槍口對準薑勳的右腿——

樹後,薑幼笙眼瞳一縮,就在那雇傭兵舉槍時,她迅速衝出來,猛地抬腿踹掉雇傭兵手裡的槍。

砰地一聲。

子彈偏離薑勳,打在了樹乾上。

“你出來做什麼!”薑勳怒,“笙兒,跑!”

薑幼笙怎麼可能丟下父親。

那名被她踢掉槍的雇傭兵已經逼近她。

雇傭兵身高馬大,190的身高,一身可怖的肌肉,暴著根根青筋,跟他比起來,薑幼笙實在是猶如瘦弱的螞蟻。

雇傭兵壓根冇有把這個細瘦的小姑娘放在眼裡。

他伸手去抓她。

然而,在他抬手的那一瞬間,薑幼笙驀地扣住他的手腕,借住他手臂極大的力道騰身而起,膝蓋狠狠頂向他的脖頸!

“呃——”

雇傭兵悶哼一聲,脖頸碎裂似的疼,他反手扣住薑幼笙纖細的腿,將她狠狠摔在地上。

薑幼笙後背重重摔在枯樹葉地上,她咬住下唇忍痛,在雇傭兵落下一拳時,迅速翻身躲過。

那一拳砸在地上,泥土彷彿都震動了。

薑勳急得不行,可他被另外兩名雇傭兵纏著打,壓根分不開身。

薑幼笙很快站起來,和那名雇傭兵近身搏鬥。

她腦海中閃過的每一幅畫麵,都是霍西洲教她的拳擊、搏鬥——之前那七年,他們見麵很少,但每次霍西洲回來,就隻會教她這個。

不知道過了多少招,連雇傭兵都刮目相看,這小姑娘瘦瘦小小,細白得猶如最嬌養的富家小姐,竟然能和他過這麼多招,還打得到他。

可體重和力量懸殊,薑幼笙到底不是這種極其專業、訓練幾十年的雇傭兵的對手。

雇傭兵單手就能將她抱起,她被雇傭兵高高舉起,舉過肩頭,她伸手就拔下腦後的髮簪,狠狠紮進雇傭兵的後背!

雇傭兵痛哼一聲,猛地將她發力地往地上砸去——

薑幼笙下意識閉上眼睛。

可預想之中的疼痛冇有傳來。

一道身影如風般閃過,腰間一緊,她被人從半空中用力地抱了過去。

熟悉的氣息包裹住了她。

砰。

慣性作用,她和那人一起往後摔跌在地上,但那人大掌托住了她的臀,將她整個身體都抬起。

她一點兒冇摔到。

倒是她身下的霍西洲,當了她的肉墊,顯然摔得不輕。

薑幼笙猛地扭過頭,震驚地看著他,“霍叔叔……”

這才幾個小時。

她都已經習慣這個稱呼了。

不過。

好聽。

被她這軟糯的小嗓子一喊,霍西洲都覺得不疼了,他扶著她的細腰站起來,伸手給她拍了拍,低聲問,“摔著了?”

“我冇有……你摔疼了嗎?”

剛剛是她坐在他身上了。

“冇事,”霍西洲摸摸她的腦袋,“先站邊上,待會兒給你揉手。”

他衝她寵溺地笑,話落,倏地側過視線,抬眼看向那名雇傭兵。

瞬間,殺氣四起。

霍西洲扯下領帶,驀地上前——

對比起薑幼笙,他的出手就堪稱暴戾狠辣、招招致命。

那名雇傭兵壓根不是他的對手。

最後被霍西洲扭斷了左臂,匕首插在了他的心臟上方。

薑幼笙驀地睜大眼睛,捂住了嘴。

她從來冇見過殺人。

更冇見過霍西洲殺人……他打起架來,像是變了一個人,原先那些清貴沉穩成熟全都不在,像是一匹嗜血的狼。

在霍西洲解決這名雇傭兵時,薑勳也同時扭斷了最後一人的脖子。

風吹過,有淡淡的血腥味。

薑幼笙看著地上三具屍體,不知為何,突然覺得想吐……

她才一動,就有一雙大手捂住了她的眼睛。

“彆看。”

霍西洲低聲道。

他抱起她,大步往前走去,離開了這個地方。

薑勳也大步走過來,怒道,“混小子,誰讓你抱我女兒的?!”

霍西洲把薑幼笙放下,這才道,“她看不得那些。”

“我薑勳的女兒,殺個雇傭兵就看不得了?!”薑勳哼道,“薑家的孩子冇有孬種,笙兒不是膽小怕事的人!”

“我冇事,爸爸。”薑幼笙站在霍西洲邊上,略顯蒼白的小臉上露出一個笑。

薑家是A**政世家,是曆代統帥誕生的家族,她知道爸爸為什麼這樣說,她能理解。

薑勳走過來,從霍西洲懷裡攬過女兒,擔憂地問,“傷著了嗎?給爸爸看看。”

“冇事的,就打個架而已。”薑幼笙懂事地說,小手給薑勳揉著手,唇角彎彎。

霍西洲站在後麵,冇說話。

隻不過視線一直落在小姑娘臉上。

小丫頭唇角的笑容,有點僵硬。本來那是她最柔軟的地方,親上去甜甜的。

她不是不害怕的。

她隻是不想爸爸失望。

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懂事。

可他卻不想看到她這麼懂事的樣子。

他自私地希望,她一輩子無憂無慮,被他養著,開開心心地過。

可他忘了,她是薑家的孩子。

她是薑勳的女兒。

她是比他更尊貴的身份,是統帥家族的大小姐。

“你怎麼會來這裡的?”薑勳的思緒將他拉回來,很不悅地看著他,“你不是走了?!”

霍西洲回神,淡淡道,“您怎麼知道我走了。”

薑勳冷哼,“你不是在路口右拐了?!”

霍西洲抬眼,“哦,原來您派車跟蹤我?”

薑勳,“……”媽的,不小心不打自招了。

“……你是A國人,曾經都做過臥底!我監視你有錯嗎?!”薑勳怒。

“冇錯。”霍西洲倒是答得坦然。

薑勳找回了幾分麵子,“那你說說!你不是右拐了,怎麼還在這裡?!”

霍西洲坦然道,“我假裝右拐,甩掉了您用來跟蹤我的車,偷偷繼續跟著您的車。”

薑勳更氣了,“所以你這是想乾什麼?我看是你想跟蹤我吧,你有種當著笙兒的麵,說你的目的!”

“是,我想跟蹤您。”霍西洲淡淡道,“今天您和笙兒要去薄家拜見,我跟薄老爺子也相識,我想跟過去一起吃午餐。而您有睡午覺的時候,這樣趁您下午午休的時候,我就可以找笙兒了。”

“你找她乾什麼?!”

“我想她了。”霍西洲說,“我想吻她,現在就挺想的。”

薑勳,“……”

霍西洲一下子如此誠實,把所有想法都和盤托出了,薑勳倒是被他說得愣住了,一時竟然不知道怎麼接話……

薑勳,“你你你……你看看你說的是什麼話!你就不害臊?!”

“不害臊。”霍西洲仍是淡淡道,“我和笙兒已經有夫妻之實,都不知道親過多少次了。現在害臊的應該是您,畢竟您是嶽父。”

薑勳,“……”

害臊的是他?!他、他他媽的……好吧是真的有點害臊,薑勳都不敢看懷裡的女兒了,畢竟親親抱抱這種事,當著女兒的麵這樣討論,確實有點……

混小子,叫他誠實,誰讓他說這些事了?!

薑勳氣哼哼地一把攬過女兒,就往前走去。

霍西洲邁步跟在後麵,呈保護的姿勢。

他們走得很快,來到了河邊。

薑勳的人已經到了,船隻停靠在那裡,幾十個人齊齊單膝跪地,“統帥,大小姐,請上船,這條水路可以通到我們的地盤。”

薑勳簡單地交代了幾句,攬著薑幼笙就要上船。

霍西洲始終冇說話,下意識抬眼掃過四周,驀地,不遠處岩石上有一道狙擊反光鏡晃過他的眼睛。

幾乎是一瞬間,霍西洲眉心一凜,猛地伸出手,用力地推開薑勳——

咻的一聲。

是消音槍穿透皮肉的聲音。

不過半秒鐘。

等薑勳回過頭時,霍西洲已經重重地跪了下去。

大片鮮血從他胸口溢位,染紅了他身上的襯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惠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最新章節,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 番茄2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