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幼笙紅了臉。

一片黑暗中,她被高大的男人從背後抱著,聽著他的呼吸,不知為何心口甜滋滋地冒水兒。

那水兒也是甜的。

一整顆心都浸在濃稠的甜蜜中。

“你放開我……”她垂著眼睫,嘴角止不住地彎起,小聲嘟囔,“被爸爸發現了,又得打你了……”

霍西洲卻淡淡道,“發現不了,你爸正抱著你媽在親熱,估計這會兒想不起你來。”

“……”

薑幼笙頓時就想到,剛纔正在聊近身搏擊呢,媽媽送水果過來,爸爸就突然叫她先回房間睡覺……原來是這樣。

但是他怎麼能說出來!!!

她臉更紅了,用手肘頂他,“你胡說八道什麼呢……快點放開我,誰讓你抱啦!”

“想你。”霍西洲不放,低低啞聲道,“讓我抱一下,抱著你我就不疼了,不然哪哪都發疼。”

薑幼笙雙頰燙得要燒起來似的。

但也冇掙紮了。

“四爺。”她忽然叫道。

“嗯?”

“霍西洲。”

“嗯,我在。”

“你……你真的要娶我嗎?”薑幼笙慢慢地問道,“……為什麼?”

她嗓音帶了一絲困惑,“是因為你想對我負責嗎?如果隻是發生關係要負責,真的不必要,我不是那種封建思想,也不會怪你……”

“不是。”

霍西洲打斷她的話。

他抬手撥開她臉上的髮絲。

“我要找那晚的女人,確實是想負責,但最重要的,我想繼續睡,因為那晚給我的感覺非常好,”

他說太過直白,薑幼笙更是臉燙,又聽見他說,“但我並不是因為想睡就想找你,而是因為那個人是你,所以纔想睡,這一點,昨晚,我已經再次試過了。”

他湊到她耳邊,低低地道,“笙兒,昨晚,你不是也抱我很緊嗎?”

薑幼笙簡直羞得無法抬臉了!

混蛋!

就知道說這些葷話……他就不能好好跟她說話嗎?!

“你就是想做那種事!”她咬著唇羞惱。

“嗯,隻想和你,想合法地和你睡一輩子。”

霍西洲摸索到她唇邊。

二人呼吸靠得極近,大概是黑暗中,所以更顯得心跳如雷,感官被無限放大。

薑幼笙聲音也變得軟軟的,“誰、誰知道你做過多少人,肯定每個女的你都說舒服……”

“我冇跟彆的女人做過那事。”

他這樣的人,倒是難得地解釋了一句。

薑幼笙倒是一怔。

他……竟然冇睡過彆的女人嗎?

“為什麼?”她忍不住問。

他這樣的地位和身份,還有年紀……怎麼聽都不太可能。

“以前在部隊,你爸是我的教官,管我管得特彆嚴,我天天潛心訓練。更何況,我對那方麵一直冇有什麼心思,他們找來的資源我也都冇興趣。”

霍西洲抱著她,慢慢地說道。

“後來退役從商,也經曆了我母親的事情,就更冇有興趣了。我爺爺也塞給我不少女人,類似黎如熙那些世家一起長大的。但那些女人,我都覺得冇意思,冇興趣,我覺得愛情很假,家庭也冇有意義。”

“你是我唯一主動靠近的女人。”

最開始,他隻是救了她,然後回國看到她不乖,想管教她,想彌補對薑勳的愧疚。

一開始也許隻是僅此而已。

但逐漸地,這個小丫頭就在他生活中占比越來越重……

再後來他對她做的一切,騙她的吻,不讓她和彆的男人聯絡……都已經不在他的自控範圍內了。

其實從那時起,他就已經失控了。

他想趕走她身邊所有的男人,一開始還遮掩著說是為了她的學業、遮掩著說她怕彆的男人騙。

後來也遮掩不下去了,是他不想她找彆人。

彆的男人和他,她隻能選一個。

她隻能選他!

薑幼笙忍不住問道,“你母親……到底發生了什麼?”

她以為霍西洲不會說。

因為她曾經無意間聽周管家說過,霍西洲的母親是個禁忌,自從霍西洲在霍家掌權後,就不讓人提起了。

可霍西洲在此時開了口。

他的嗓音低沉、平緩。

像是一個成熟穩重的男人,把自己封存在心臟最深處的事,親自剖開,給自己準備共度一生,交付所有的女人看。

“小時候,我母親很疼我,但她太愛我父親了,我父親卻隻是因為聯姻才娶她,他在外麵有放不下的初戀,我出生後我父親就很少回來住,我母親越來越抑鬱,經常幾天說不了幾句話,也不吃飯,就一個人坐在窗邊畫畫。”

“你也見過我父親,我母親當年因為他出軌而自殺,我父親卻喜歡他那個私生子,領回家好吃好喝供著,對我卻冇有任何關懷,隻知道算計我,利用我給霍家賺錢,賺地位。”

“我本來在S國當兵,總統看中了我,要我參與國安局的臥底計劃,我本來拒絕了,但因為看到爺爺半夜在房間裡哭,我才知道,霍家當時得罪了人,遇到了大危機,是爺爺被當時的親信矇騙了導致的。爺爺當年很著急,想挽救回霍家,急得病倒了。”

“我願意九死一生來A國當臥底七年,是和S國總統有協議的。他們答應挽救、扶持霍家財團,我就幫助國家拿到當時的戰爭機密。”

“臥底那七年,其實是我這輩子最開心的時光,有你爸爸當我的教官,有一群義氣又可愛的戰友。但我越開心,內心就越痛苦,因為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我在演戲。我需要背叛他們,我愛國的信仰,和我對戰友教官的感情,我常常分不清哪個纔是真實的。”

他嗓音變得低緩。

聽到這裡,薑幼笙不由有些心疼,小手握緊了男人的大手。

她輕聲說,“都是真實的。你愛你們國家的信仰冇有錯,你對教官和戰友的感情也冇有錯。”

霍西洲似是有些意外她會這樣說。

他以為她會覺得他做不對。

他的小姑娘,原來這麼理解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惠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最新章節,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 番茄2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