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忙打圓場,“哎呀老薑啊,西洲也是我們A國貴客啊,你彆這麼衝嘛。”

薑勳恨不得一腳踹飛總統這個見錢眼開的,哼,貴客,什麼貴客,不就是霍西洲這小子的公司能幫A國掙點錢嗎?!

當初這小子還是個臥底呢!怎麼現在搖身一變還成了霍總啦?!

薑勳看到霍西洲就氣不打一處來!混小子一個!

“我怎麼衝了!你冇看他對我寶貝女兒什麼態度!”薑勳咳嗽一聲,“揮之即來嗎?把我寶貝女兒當什麼了!養過又怎麼樣啦,他知道什麼!”

“我養了笙兒七年,她的一些習慣我還是知道的,”霍西洲淡淡地道,“不知道上將您瞭解笙兒什麼,您知道她愛吃什麼,知道她對什麼過敏,知道她經期是幾號嗎?”

“你,你……”薑勳被他問得答不出來,隻能憤憤地瞪著霍西洲。

他這才認回女兒幾天,他不得慢慢瞭解嗎?!

霍西洲又道,“我看笙兒這幾天氣色不好,臉蛋兒都瘦了,是不是晚飯又不吃,躲在房間裡吃巧克力餅乾?”

“你少胡說……”薑勳剛要反駁,就聽見薑幼笙本能地縮了縮肩,“我、我不是故意的,我隻是看到家裡很多巧克力餅乾。A國的晚餐我有點吃不習慣……”

薑勳,“?”竟然是真的?

薑幼笙,“?”我竟然慫得直接招了?

“我看,笙兒還是跟我生活比較合適,”霍西洲慢悠悠道,“這樣下去,上將您怕是要把她養出毛病來,這個年紀的小女孩很嬌貴的,要細心地養。”

“……”薑勳莫名其妙被他訓了一通,心裡極度不爽,但又無法反駁,冷哼,“說得好像你養過很多似的!”

“就養了笙兒一個,”霍西洲答道,“養得還不錯,她除了天生瘦點,各方麵指標都達標,也很乖,很聽我話。”

薑勳又火了,“我女兒憑什麼聽你話!”

霍西洲,“這不是站在我邊上。”

言下之意:剛纔薑幼笙怎麼冇去站他邊上?

薑勳就差冇拿家裡的炮來把霍西洲給轟了!

最後,薑勳隻能氣呼呼地拉走了自己的寶貝女兒!

霍西洲也走了,走之前看了一眼安鋒,那眼神看得安鋒渾身發冷……

安鋒,“?”等等——不是要給他和薑幼笙互相介紹嗎,怎麼一下子人都走了啊???

因為霍西洲和薑勳不對付的緣故,夜宴也吃得“火藥味”十足。

薑勳和霍西洲一起給薑幼笙夾菜——

薑幼笙其實更愛吃霍西洲夾的菜,因為四爺瞭解她的口味;

但爸爸夾的她也不好意思不吃,爸爸那臉色,比桌上的墨魚餅還要黑啊!

因為“雙份愛”,薑幼笙吃得撐撐的。

飯後,外麵下起大雨,眾人就暫住在總統府內。

總統府本就設有招待客人用的彆墅,薑幼笙被安排在和薑勳一層,她吃得太飽,趁薑勳睡了溜出來散步消食,接到葉遠的電話。

說是霍西洲的藥冇帶進去,讓她出來幫忙拿一下。

總統府戒備極其森嚴,葉遠今晚因為其他事冇跟著霍西洲過來住,所以無法進來。

薑幼笙去門口接了藥,奇怪問,“四爺為什麼要吃藥呀?”

“四爺身上有傷,來S國的時候,應該是……薑勳先生比較生氣,所以報複了一下四爺。”

葉遠簡短地說。

薑勳生氣也正常,畢竟當年在部隊裡那麼看重四爺,結果四爺是他國臥底,估計氣得半死。

“啊?是我爸爸乾的?!”薑幼笙很震驚,“四爺傷在哪裡了?我前麵和他在沙發上怎麼冇發現?”

葉遠猜測道,“……可能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薑幼笙,“……”

他不要命啦!

受傷了還壓著她親!

薑幼笙拿著藥就走回總統府,直接來到霍西洲房間門外敲門。

敲了好一會兒,房門纔打開。

開門的竟然是莊娜。

薑幼笙一怔,就見莊娜穿得極其性感站在那裡,額頭還有汗珠。

“你……你怎麼在四爺房間裡?”

“我在跳舞呀,西洲哥答應我爸爸了,要看我一段跳舞呢。”莊娜眨眨眼,小聲說,“幼笙姐,我偷偷告訴你,跳完我就找機會和西洲哥睡覺!明天我就逼婚,讓他娶我!嘿嘿!”

薑幼笙,“……”

和、和四爺睡覺?

那她是要設計嗎?四爺竟然答應看她跳舞……是不是也想和莊娜睡覺?

莊娜這麼漂亮,這麼性感……四爺肯定被她勾引了……

薑幼笙捏緊手裡的藥袋,這一刻心裡冒出一小簇酸澀的怒意,直接就往裡走,“哦,我有事要找四爺。”

走進房間裡,就見霍西洲坐在沙發上抽菸,身上大衣因為暖氣脫了丟在一旁,裡麵是白襯衫黑西褲,袖口微微挽起,露出的一截精瘦的小臂,手腕上戴著一串佛珠,散發著成熟男人的沉穩魅力。

見她進來,霍西洲有些意外,視線掃過她手裡的藥袋,就明白了。

“放那吧。”他說,“怎麼還不睡覺?”

“是葉遠給我打電話。”薑幼笙語氣不怎麼好,“誰讓你自己不記得帶藥!”

霍西洲很精準地感知到她的情緒。

小丫頭在生氣?

生什麼氣?

是因為他房裡有女人麼。

小丫頭……在吃醋?

這個可能性讓他眼眸深處微微一震。

心底有某種惡劣的想法在逐漸成型。

但霍西洲麵上卻仍舊一派道貌岸然,故意好脾氣地道,“是我忘了,你早些回去睡。”

趕她走?

想看女人跳舞唄。

她就不!

誰讓他剛剛摸她那裡……她纔不會便宜他這個色胚!

薑幼笙氣鼓鼓的,直接走過來,也在沙發上坐下,“我也想看看娜娜跳舞。”

莊娜急了,拚命朝薑幼笙使眼色,可薑幼笙直接選擇性眼瞎。

莊娜,“……”幼笙姐怎麼這麼遲鈍啊!她都說了她要勾引西洲哥了!

冇有辦法,莊娜隻能繼續跳了幾個A國的風情舞蹈,薑幼笙看著看著就覺得自卑起來——哎,跳得好好哦。小醜竟是我自己。

她好像一個想破壞男女主上床的惡毒女配啊。

理智告訴薑幼笙該走了——她不該打擾人家你情我願的夜生活吧。

但腳下跟生了根似的,動彈不得!

她不斷地告訴自己——她不能讓娜娜這麼可愛的小公主被四爺這種色胚糟蹋了!她是正義的!

想著,薑幼笙有些心虛起來,伸手去拿桌上的小蛋糕——是莊娜帶來的。

她剛拿到蛋糕,手腕就被一隻大手扣住。

“乾嘛!”薑幼笙語氣不好,瞪著他。

“這蛋糕是莊小姐拿來的。”霍西洲抬眼看她,眼神極其深邃,透著她看不懂的幽光,“笙兒,你確定要吃這蛋糕,而不是現在回房間去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惠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最新章節,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 番茄2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