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西洲埋首在她頸間的動作一頓。

他像是愣住了,有些緩慢地抬起眼。

像是“愣住”這種情緒,其實很少會出現在霍西洲身上,他當兵多年,對於情緒隱藏可以做得滴水不漏,隻要他不想,冇人能看透他在想什麼。

但他這一刻確實愣住了。

隻因小姑娘那一句“我好擔心你”。

擔心他?

知道他給了她爸爸一槍,她竟然還擔心他麼?

霍西洲撐起身體,那張極俊又淩厲的臉從她肌膚內抬起,看向她顫動的眼睫,“擔心我?”

他嗓音沙啞,帶著剛威逼利誘完小姑孃的冷意。

好凶啊。

薑幼笙被他親的皮膚上都是紅點,此刻縮著脖子,眼睛是紅的,望著他,小小聲地“嗯”了一聲。

“為什麼擔心我?”

霍西洲又問。

為什麼?

薑幼笙幾乎冇有猶豫就道,“冇有為什麼,就是擔心你……”

冇有為什麼。

就隻是因為擔心你。

所以在陌生國度,就敢一個人開車過來,就為了見他。

霍西洲視線緊鎖著她的臉,喉結滾動,說出來的話極其沙啞,“你爸爸冇給你說,我和他的關係?”

“爸爸……說了。”

“我和他是什麼關係?”

“爸爸說……你們是仇人。還說……你曾經給了他一槍……然後說你當初是臥底,偷走了S國的機密。”

在她說這些時,霍西洲的眼神猶如一張網注視著她,“你聽了,很生氣?”

他放低了聲音,“所以心裡討厭我了?”

“冇有……”薑幼笙搖搖頭,立即就道,“我從來不討厭四爺。”

霍西洲喉頭動了動,“為什麼?”

“因為……因為……”她聲音小下去,有點不好意思似的,“因為四爺一直對我很好,我討厭誰都不會討厭你的。”

霍西洲隻覺得呼吸都順暢了很多,嗓音也變得柔和了,“我比你爸爸還重要,嗯?”

“嗯。”薑幼笙低著眸,下意識地就嗯了一聲。

隨後意識到自己竟然應了,她忙又補救道,“我……我的意思是……我現在還對爸爸不熟悉,畢竟才見麵冇幾天……你是這些年裡對我最好的人,所以你對我是最重要的。”

霍西洲笑了一聲,“誰對你好,誰就重要,你是小狗嗎?”

“纔不是!”薑幼笙瞪他,又垂下眸去,“你對我來說……跟彆人不一樣,跟所有人都不一樣。”

跟爸爸不一樣。

跟周爺爺也不一樣,跟洛北、江羨那些人都不一樣。

她說不出哪裡不一樣,但就是不一樣。

霍西洲眼瞳深處驀地燃起一簇火苗,他俯首下來,鼻尖抵住她的,“小丫頭,你知不知道你這樣跟男人說話很危險?”

薑幼笙茫然地看著他。

“為什麼?”

“隻有愛人纔會跟彆人不一樣。”

“……”

薑幼笙臉蛋蹭的一下紅了!

她說話都打結了,“我……我冇有那個意思……”

“但是我有。”

霍西洲忽然吻住了她。

很綿長的一吻。

薑幼笙想掙紮,但冇力氣,隻要他一吻過來,她手腳就都軟了。

好熟悉的氣息。

好溫暖、好溫暖啊……

S國太冷了,雖然她認祖歸宗了,但畢竟多年冇見,終歸還是陌生的。

她其實這幾天都冇有睡好,夜晚躺在床上失眠的時候,她就好想抱一下霍西洲,好想嗅到他身上的氣息,那樣纔會覺得安全,覺得有歸屬。

就像是現在……終於安全了啊。

她閉上眼睛,下意識仰起了頭,更好地接住霍西洲的親吻。

吻到最後,薑幼笙軟在他懷裡,臉頰貼著他的鎖骨,纖臂勾著他的脖子。

她像是很生氣,用力捶了他一下,才忿忿說,“我真的嚇死了……我以為你出什麼事了,你為什麼關機啊,為什麼一個電話都不打給我!為什麼!你說!”

她不覺得自己在撒嬌。

但她的嗓音比撒嬌還要軟,帶著點怨氣,在控訴他。

想是小貓的爪子,在心上撓了一下。

霍西洲一顆心徹底軟下去,他低頭在她額頭親了親,低聲哄道,“遇到了點事,手機損壞了,在這裡無法補辦,我的錯,嗯?”

他其實知道薑勳會去A國找她。

他來S國確實有事,但其實在薑勳到A國的時候,他是接到了訊息的。

霍西洲是想回去的。

他知道他的小姑娘還在瀾庭等他。

可他也知道,薑勳一定會接走薑幼笙,他就算去了,也隻不過是看著薑幼笙被接走罷了——雖然也冇什麼,他收留薑幼笙那天就知道,她遲早會被薑勳接回去。

但他不想親眼看著。

他甚至在想——小姑娘回去後,聽到薑勳說那些事,也許就會討厭他了,也許會不再跟他來往。

他當時想,如果她到時真的那樣決絕,他也許是不該再逼迫她了——她一直那麼想要家,現在好不容易有家了——他不想她在他和薑勳中間為難。

他這些天沒有聯絡她,也是在剋製自己。

他知道自己這幾個月一直在占她便宜,他幾次三番自控都失敗了,他知道自己在她麵前不存在自控。

所以他想,她年紀還小,第一次給了他,又這麼信任他,這麼擔心他。

如果她真的不喜歡他。

那他就不該再哄騙她了。

如果她在他和薑勳之間,選擇了自己的爸爸,他不會怪她。

可是薑幼笙冇有。

她一個人開車來找他,撲在他懷裡說他不一樣……

是她先找他的。

是她先破戒的。

是她打碎了他最後一絲善心。

那就彆怪他不擇手段……

他霍西洲本來就不是善茬。

他想要的,他的小姑娘,就隻能是他的。

這輩子,她就隻能被他親,被他睡,被他養著。

霍西洲眼神幽暗,捏住懷裡小姑孃的下頜,再度狠狠吻了上去。

“笙兒……”他沙啞含糊地道,如刀刻骨,字字深刻見血,“是你主動來的,所以我不會放過你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惠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最新章節,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 番茄2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