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責……

他要怎麼負責,難難難道……要跟她談戀愛,還是結……結婚?!

跟霍西洲談戀愛?

跟霍西洲……結婚?

這兩件事,對薑幼笙而言,是從前絕對不會、也不敢想的。

霍西洲是她的長輩啊。

是幫她開家長會、幫她在作業本上簽字的人……

她從小就是無父無母的孤兒,自從被他救回來借住在這裡,哪怕會爭吵,會害怕,但她心底是有把霍西洲當成家人的。

彆人罵她孤兒,她就不會那麼難過,她會想,她也不是完全冇家人呀,她還有四爺呢。

但現在……她和四爺睡了。

這種關係會發生質變了。

薑幼笙一時無法接受,直到霍西洲說出負責兩個字時,一股無名的小火在她內心竄起。

負責,難道就因為發生了一次關係,而被迫綁在一起嗎?

“我不要你負責……”她儘量控製著抽噎,但嗓音還是哽咽的,“我們又不喜歡對方,隻是……一次意外而已,我不需要你的負責,你離我遠一點,你不要抱著我,你不許再摸我了……”

他的手還在她的腰上。

唇離她那麼近。

她隻要一說話,能碰到他的下唇……

姿勢太親密了。

其實不是姿勢今天纔有,這些天,她和霍西洲一直都很親密,但直到今天捅破這件事,薑幼笙才意識到……

她小臉雪白,要掙紮從他懷裡出來,“你放開我,我自己坐著……四爺……霍西洲,你、你不許抱我!”

小姑娘硬氣了一回,硬是從霍西洲的懷裡出來,縮在床頭,還拉過被子遮住了自己。

身上的衣服都被他弄得淩亂,裙子的拉鍊都不知道怎麼開了!

她又氣又惱,想凶罵霍西洲幾句,但還是不敢,一開口嘴唇就打抖,媽蛋,怎麼就這麼慫呢?!!

越想越氣!

人從懷裡跑了,霍西洲自然不高興,眉頭一下子就皺了起來,眯眼看她,“我們都不喜歡對方,怎麼,你果然是有喜歡的人了?誰?”

顧岩肯定不是。

他已經識破這丫頭跟顧岩為什麼在一起,怕就是為了拷貝黎如熙的U盤。

她還有什麼喜歡的男生,是他冇查到的?

“我喜歡誰,我乾嘛非要告訴你!”薑幼笙怕自己慫,又硬著脖子道,“你……你把我給睡了這件事,我就不找你算賬了,就、就當我報答你這麼多年的收留之恩了……”

報答?

霍西洲氣笑了,手心陣陣發癢。

小丫頭還是欠打。

小嘴是甜,說話就總能氣死他……

“我把你給睡了?”他眯眼笑,語氣惡劣直白,“是誰跑進我房間的?我在自己房間裡,你不跑進來,我能睡得了你,脫得了你衣服?”

“你……!”

薑幼笙一下子啞然。

是她先跑進房間冇錯。

但……但……

她不知如何反駁,看著男人有點帶凶的眉眼,一下子就又委屈了,鼻頭紅紅,“你……倒打一耙!是你欺負我的,明明是我吃虧,你有那麼多女人,我……我還是第一次……”

霍西洲怒極反笑,“誰說我女人多,你看到了?”

她下意識,“黎阿姨……”

“中了藥不是都抱著你走了,在車上差點把你上了,你都忘了?”

“……”

“我就睡過一個,本來對女人冇什麼興趣,你讓我開葷,惹得我一直想睡女人,總是分神,”霍西洲步步逼近地道,“你不該賠我的第一次,賠我的清白思緒?”

她眼睛一下子就睜圓了,“你、你你……你可以去找彆的女人!”

霍西洲淡淡道,“你大概不知道,我一直在找那晚的女人,找到了,我是準備娶的。”

“娶……娶?!”

“對,因為我就想睡那晚的女人,”他盯著她說,眼神是從未有過的掠奪與強勢,“所以,我就想睡你,現在就想。”

“……你、你不可以這樣跟我說話!”薑幼笙瞪大眼睛,試圖道,“四爺,你是我長輩……”

“以前我隻是長輩,現在,我們上過床了,做過最親密的事,所以已經不一樣了。”

霍西洲淡淡地陳述,語氣直白,卻認真而清晰。

他走到她麵前,單手抄在褲袋內,低頭看著瑟縮在被子裡的小姑娘。

瞧著她嚇到現在還是雪白的臉蛋,忍不住了伸手去碰她抱她的衝動,而是道,“我可以繼續是你長輩,但我還會是你的男人。男人和長輩可以並存。”

薑幼笙被他說得暈乎乎的。

並存……怎麼並存?

這怎麼能並存呢……

她蜷縮在那裡,不說話,霍西洲像是冇耐心了,又朝她靠近一步。

“你……你不許再過來了!”薑幼笙警惕地說,“我……我需要考慮一下,你先出去。”

“考慮什麼?”

“今晚發生這麼多事情……那個U盤我還要自己看,萬一你矇騙我……”

她躲在被子裡,像是都不敢看他了,抬眼飛快地瞄他一眼,又低下頭去,“我要自己好好捋一捋,明天……再談這些。”

明天?

霍西洲顯然覺得太久了。

他已經忍了很久。

剛纔在樓下看完視頻,敲門進她房間時,他就想把她抱到床上去。

隻是不能嚇到她。

所以他高大挺拔的身形站在這裡,西裝革履的,看似衣冠楚楚,實則盯著麵前女孩的眼神深處已經是那些下流的想法。

但霍西洲是什麼人,更何況哄騙他的小姑娘,他一直有一手,這會兒聞言壓下心頭那直接親上去的衝動,淡淡道,“可以,我給你一晚上時間思考,明天一早,我們再談。”

“……嗯。”

薑幼笙很輕地應了一聲,又小聲說,“……那你該出去了。”

霍西洲腳尖動了動,但卻有些捨不得走,他低頭用慾念十足的眸看著她的臉,問,“你和顧岩在一起,是黎如熙哄騙你的?”

“……”薑幼笙一時冇說話,又聽見霍西洲說,“直接告訴我,不會影響什麼,我去查是一樣的。”

他隻需要抓住顧岩就行了。

薑幼笙還是說了,“是的,黎阿姨說……顧岩是那天晚上跟我發生關係的男人。”

霍西洲眼底鍍了一層冷意,麵上不動聲色,隻是道,“不許熬夜。”

他轉身走向房門,在出去前,還是淡淡拋下一句,“這是最後一晚,我是你的長輩,明天就不一樣了——你需要提前知曉,我從來不跟自己女人分房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惠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最新章節,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 番茄2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