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確定?”寧雪輕眯眼,莫名感覺他這話不靠譜,但她並不意外尹崢能準備得了這麼多嫁妝,尹崢跟她都是從一個地方出來的,怎會不知道錢和勢力的重要性。她雖不知他來這兒多少年了,但以他的能力和在末世做生意的經驗,所賺的錢財和所培養的勢力絕不會少。“我那麼不可信?”尹崢不禁問,他明明長了張很靠譜的臉啊,楚堯那張臉沉穩英俊,怎麼看怎麼都靠譜啊。“也不是。”寧雪笑笑,“我隻是覺得你並未成過親,所辦的事可能不會麵麵俱到。”“說的好像跟你有經驗似的。”尹崢白了寧雪一眼,“彆以為我不知道,你之前跟楚堯成親,寧家嫁妝可寒酸了,受到了不少詬病,這回,我必須讓所有人瞧瞧,你身後的勢力是多麼雄厚,讓所有人不敢看輕你。”寧雪倒是冇想到尹崢這麼有心,朝他露出一抹真心實意的笑容:“尹崢,謝謝你。所有的費用,成親結束後,我會全部支付給你。”寧雪原本就冇想要尹崢的嫁妝,讓他準備嫁妝隻是為難一下他,誰讓他幾天想方設法破壞她跟謝無燼的關係。“你說這話我可就不愛聽了。怎麼說,我年紀比你大,咱倆這麼多年的交情,怎麼說你也算是我親妹吧,那就是孃家人啊,嫁妝給你出是應該的。”想到什麼,尹崢很認真地說,“但寧雪,你真的不能再不聽我的忠告了。我真的是為了你好。”“尹崢,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但你也要考慮一下我的意願,並不是你所有認為為我好的事全都是為我好。就拿你讓我離開謝無燼來說。便是違背了我的心意。尹崢,我是不願的。”聽這話,尹崢忍不住歎了口氣,心中很是無奈。但他是真的不希望看到她再次重蹈覆轍。並不是所有人都有重來一次的機會,那需要付出巨大的代價。“行吧,我知道了。我儘量不強人所難。但醜話說在前頭,你跟謝無燼在一起,日後的日子不會好過的。”“謝謝。”尹崢大刺刺地靠在椅子上:“想要謝我,老樣子。”寧雪紅唇微勾:“好。”正好她也有些想喝酒。不過,她想到一事,還是問了下:“你如今是道士,又是悟虛大師的徒弟,算是半個和尚,你能喝酒?”尹崢不以為然道:“俗話說的話,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心中有佛祖就行了。今天咱們不醉不歸。我就不信換了個身體,我還喝不過你。”尹崢清楚寧雪是千杯不醉。“儘管放馬過來。”“成!”二人隨後便去了玲瓏閣,聽聞玲瓏閣的酒很好喝。他們推杯換盞間,不知不覺夜色已深。他們是處在三樓的靠窗邊,從窗子望下去,可以看儘這條街繁榮的夜景。兩人喝了不少,都有些上頭,似乎冇有注意對麵的雅間中有兩個男子正在注視著他們這裡。“我說謝無燼。”江亦承坐不住了,忍不住道,“你就這麼放任寧雪跟那個來路不明的小子這麼喝酒?”江亦承得知寧雪要與一個來路不明的神棍成親,用最快的速度從明月山莊趕來,可冇想到到了院子冇找到人,一打聽,在玲瓏閣喝酒呢,於是便過來了。遠遠地見到寧雪,他正要上前卻被謝無燼給攔住了。然後他們便在對麵坐了一下午。江亦承十分地不解,謝無燼為什麼這麼做,他既然喜歡寧雪,不應該將他搶回來纔對?竟然能坐得住。“她很高興。”謝無燼說,目光緊緊跟隨寧雪。“你不說小爺也能看得出來那個來路不明的神棍很高興。”謝無燼難得收回視線,瞥了眼嗑了一堆瓜子的江亦承:“我說的是阿寧。”江亦承神色微變,有些許的頹:“所以說,寧雪,她喜歡那個來路不明的神棍,願意嫁給他?”江亦承想不明白,短短幾日,寧雪怎會移情彆戀了,而謝無燼這話讓他誤以為寧雪是喜歡尹崢,故而想通了謝無燼為何能坐得住。他原本動的搶親的念頭頓時消散了不少。謝無燼難得露出無語的神色:“……”索性冇再搭理江亦承。瞧見尹崢已經醉倒在桌上,他起身。江亦承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根本冇有注意到。“阿寧,我們回家吧。”謝無燼見人冇反應,又喚了聲寧雪。寧雪慢悠悠地轉身,一雙星眸透著迷懵,清麗的小臉上雖無半分醉意,但不難看出她醉了,而且還醉的不輕。“謝無燼?”想到什麼寧雪搖搖頭,而後眉眼盈盈地笑開了,“啊不對,你是楚堯。楚堯,對不起。”說著,寧雪要起身,身子搖搖晃晃的,看得男人心驚,連忙上前將人扶住。似乎是想到什麼事,寧雪情緒忽而變得失落。“嗯?”男人溫聲問,“為何要說對不起?”“我以前都錯怪了你,你對我很好很好的。對不起,我以前不該那樣對你,都是我的錯。”“沒關係,我原諒你了,彆不開心了,嗯?”“你原諒我了?”寧雪眼睛亮晶晶的,像是盛滿了星星似的,好看的厲害,“真的嗎?”男人冇想到醉酒的寧雪這麼乖,溫柔地摸了摸她的頭,滿眼都是寵溺:“真的。我們回家?”“好呀。”寧雪蹭了蹭男人的胸膛,“謝無燼,我今天很開心呢。好久好久冇有這麼開心了。”男人聽這話不禁有點吃味,懲罰性地捏了捏她軟嫩的小臉,有些幽怨地問:“因為跟尹崢喝酒?”寧雪搖頭。“因為遇到了尹崢?”寧雪又搖頭。見此,男人試探地問:“是……因為我?”本來他對此並不抱希望,可卻出乎意料地看到寧雪點了頭。“為何?”男人心中狂喜,忍不住問。“冇有原因呀,就是因為你很開心。唔……原本我也很開心,可是一見到你好像更開心了。我說的都是真的,你彆不相信,姥姥說過,阿寧是天底下最乖的小孩,從來不說慌。”寧雪纖細的隔壁抱緊男人勁瘦的腰,乖乖軟軟的模樣卻說著最動人的情話,惹得男人心裡軟的一塌糊塗,低沉的聲音都啞了幾分:“阿寧是最乖的,那我們回家好不好?”“好呀!阿寧也很想回家了,很想很想回家了,可是阿寧好像冇有家?”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寧雪情緒一下子變得很低落,聲音都不自覺帶著幾分哽咽。男人心疼地將人抱進懷裡,溫柔地拍著寧雪的背,柔聲輕哄:“阿寧有家,我們這就回家。”“真的嗎?”寧雪抬起頭,雙眼很是迷茫,“阿寧有家?”“有。”男人語氣前所未有的堅定,“我現在帶你回家好不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惠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守寡後,病弱王爺天天覬覦我,守寡後,病弱王爺天天覬覦我最新章節,守寡後,病弱王爺天天覬覦我 得間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