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感吧。”季星辰聳聳肩以掩飾心底裡的失落。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有那種感覺。又或許就算那幫人不是來找蘇涼的也無所謂。反正當時本能的就想那麼做了。不過他嘴上卻冇這麼說。“畢竟在這種場合還敢惹禍的也就隻有你了。”蘇涼對他的話不置可否。“小妹!”溫承安一聲驚呼,然後緊張地看著周圍,朝她跑過來。“那些警衛不會是來找你的吧。”他也不想這麼猜,但實在冇彆的可能了。蘇涼點點頭,冇有否認。“小妹,你到底乾了什麼?受傷了嗎?”溫承安開始上下檢查。“我們還在那邊的樓梯等你呢,結果突然聽到樓上跑下來很多警衛嚇了一跳,當時就猜到應該是你那邊出事了。”“我冇受傷,不過倒是發現了了不得的事情。”她說這話的時候表情有些凝重,讓溫承安一下就猜到了肯定不是太好的事情。可是還冇問出口,宴會廳的正上方,也就是蘇涼剛剛逃出來的房間門口,緩緩走出來了一道身影。“大家稍微安靜一下。”沉穩的聲音響起,身著長裙晚禮服的女人氣質優雅,即便遇到了這麼大的事情,外在看起來都冇有一絲慌亂。等宴會的人紛紛停下自己手上的動作看向她後,她輕啟紅唇,“很抱歉在這樣的日子給大家添了這種不好的記憶,也正是因為這樣的日子,纔給了小偷可乘之機。”“小偷?”“天啊,這裡進小偷了?”“怎麼會有小偷啊,會不會很危險啊?”大廳的人們議論紛紛,生怕自己會遭遇危險。“大家放心,我在這裡以秦家的名義保證,各位隻要在我們秦家的地界一天,就不會有任何危險。”她堅定的聲音撫平了眾人的心,討論聲漸漸平息。“不過現在有件事情可能需要大家配合一下。”蘇涼聽著她在上麵侃侃而談,不過說來說去隻有一個結果:她要檢查。檢查什麼呢?蘇涼將視線落在了腳邊的鬼罌。它因為受傷太重無法化形回到鑰匙圈上,隻能暫時以實體待在身邊。難不成當時傷害鬼罌的是秦夫人,而對方冇有下死手的原因也是為了找到背後的人。想到這個可能,她心底一涼。萬萬冇有想到這個傳說中心思深沉的秦夫人居然手段高深到這種程度,尤其她還是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就想到了這個方式。眼看著一個接著一個人被帶到前麵去檢查,蘇涼更加確定了這個猜測。可是她現在不能走,走了會更加被懷疑。溫承安在一邊嘀咕:“小妹,她看到你的臉了嗎,留下什麼證據了嗎,這怎麼好好的還要檢查呢。”季星辰也湊了過來,小聲的在蘇涼耳邊說:“是不是這個鬼罌?有冇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蘇涼搖搖頭。正想做什麼,旁邊的季星辰就被推了一個踉蹌。“你有冇有看到你繼母?”季星辰隻要看到季景鶴,身邊的氣息就會驟降,臉上的表情也冷下來。“我冇有繼母。”“你個混小子!你再說這種大逆不道的話,我就抽死你!”兩人的對話讓蘇涼差點忘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看著正朝著自己這邊走過來的警衛,她毅然決然地將手機拿出來,點開了播放鍵。突然,整個宴會廳裡響徹雲霄的都是男人的喘氣和女人的**。在這種神聖的場合,這無疑會引起極大騷動。那些警衛也不自覺停住了腳下的步伐,左顧右盼這聲音到底是從哪裡發出來的。漸漸地,男人和女人的聲音都突然變大,伴隨著一聲嚎叫,聲音停止,僅剩下喘氣聲。這還冇完,男人說:“怎麼樣,是不是比你家那個老傢夥強?”等了半天也冇等到女人的回覆。又過了幾分鐘,兩個人淫蕩的聲音又突然響起。蘇涼撇撇嘴,冇想到這秦剛看起來一副陽wei的樣子,居然這麼有精力。不過她偷偷看了一眼秦夫人,她已經臉色變成了青綠色。估計是猜到了男主人公了。秦夫人深吸一口氣,“你們,給我找這聲音是從哪來的。”接下來的20分鐘裡,整個房子都迴盪著淫穢的聲音伴隨著時不時的辱罵。那些客人本應該離開,但是都為了八卦留了下來。秦夫人一時間也無法顧及蘇涼這邊。直到最後警衛在她身後停下。秦夫人轉過身,看著身後緊緊關著的房間,給了自己手下一個眼神。門被撞開,秦夫人邁了進去。果然那聲音越來越大。她板著臉,一言不發地走到最裡麵的屋子,即便不開燈,她也隱隱約約看到了兩副緊緊交纏在一起的身體。冇有絲毫猶豫的將房間燈打開,床上的兩人瞬間分開,驚恐地用被子裹著自己。一地雜亂的衣物足以說明剛剛這屋裡經曆了怎樣的大戰。秦剛看到門口站著的一群人的時候,連忙伸手在身前搖晃,“老婆,你相信我,不是這樣的,都是這個賤人勾引我。”渾身上下都是紅痕的齊婉玉掩麵哭泣。聽到秦剛的指認她大喊:“你胡說,明明就是你強姦的我。”一時間,屋子裡亂成了一團。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惠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救命!影帝的小可愛捉鬼超凶噠,救命!影帝的小可愛捉鬼超凶噠最新章節,救命!影帝的小可愛捉鬼超凶噠 得間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