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說完,眼中竟然噙上一滴若有若無的淚。在美女的眼淚麵前,剛纔和蘇姬談判的壓力瞬間都消散了 許紅水眼裡就隻剩下了對美女的心疼。他忙把美女抱進懷裡,哄道:“妹子,許大哥疼你還來不及,怎麼會嫌棄你,來來來,我們現在就喝了這杯交杯酒。”“好。”美女破涕為笑,挽著他的胳膊和他喝了一杯。許紅水笑著喝完之後,腦子裡卻突然暈暈乎乎了,手腳都不聽使喚了,嘴裡還嘟囔著:“我怎麼會這麼頭暈!”剛纔陪他喝交杯酒的女人目光中染上一抹得逞的笑,看向蘇姬。蘇姬也是眼睜睜看著許紅水喝下那杯摻了藥的酒,自然明白現在時機已經成熟。她臉上帶著一抹狠辣的笑意走向許紅水,坐到他旁邊,將早就擬好的廠子轉移合同證明書放到許紅水麵前,遞給許紅水一支筆,聲音引誘道:“許大哥,快簽吧。”許紅水本來不想簽的,但不知道為什麼腦子裡一直有個聲音告訴他趕快簽,他的手根本就不聽腦子使喚了。他按照蘇姬的吩咐在證明上簽了字,又按下了手印。蘇姬將證明書拿到手裡,藉著昏暗的燈光露出一個瘋狂又激動的笑意:“我終於拿到這份證明書了!”說完,她很毒的目光再次看向許紅水,怒道:“幸虧我托人給我弄到了這瓶聽話水,放到了你的酒杯裡,才讓你這個老色鬼簽了字!”“我終於不用忍受你這個老色鬼對我動手動腳了!要不是為了這個證明老孃用得著伺候你這麼久,今天就一併讓你給我還回來!”她說完,正打算推開門出去做什麼,卻不想不小心碰倒了旁邊的酒瓶。酒水瞬間傾倒在了放在桌上的證明書上,將許紅水才簽好的字暈染成了一大片墨跡,連清晰的字都看不到了。酒水順著桌麵流淌,緩緩落到許紅水的臉上,蘇姬找來的藥物藥效本來就短,被用了藥的人更是不能被水潑到,哪怕是酒水也不行,不然立刻就會清醒過來。蘇姬瞬間愣住了,她哀嚎一聲,還想趁著許紅水冇清醒再讓他簽另一份,就見許紅水已經醒了過來,眯著眼睛直直看著她,厲聲斥責:“蘇姬,這證明書哪來的,我什麼時候簽的?你給我酒裡放了東西吧,不然我剛纔喝了為什麼頭暈 !”蘇姬見他已經發現了自己做的一切,也冇有再偽裝,而是瘋狂地笑了起來,她眼神厭惡地看向許紅水道:“冇想到你也不是什麼傻子,竟然還知道懷疑酒水的問題,不錯 ,我是在酒水裡放了東西,剛纔你也喝了下去,才簽了這份合同。”“隻不過這東西藥效太短了,真想不到你竟然這麼快就醒了。”她頓了頓又說:“不過,你也彆以為你醒了就能逃的了,今天你必須給我把這個證明書簽了!”“不過剛纔我是好言好語求著你,現在你可冇有這種待遇了,對你這種人不用點狠招怎麼讓你老老實實的!”她說完,給許紅水旁邊的兩個女人使了個眼色,命令其中一個道:“小雲,去開門 ,把外麵的人給我叫進來,我今天好好陪許大哥算算賬!”“算賬”兩個字蘇姬說得極其重,讓許紅水忍不住害怕這個瘋女人要做什麼。他害怕地說:“你要乾什麼?你要是敢動手打我,我不會饒了你的,許嘉雖然要死了,但是我女婿還活著呢 ,他不可能看著我被你這麼打!”“我不打你,我可冇這麼蠢!”蘇姬冷笑著說:“外麵可都是喜歡捅男人屁眼的人,你要是不答應簽這個證明,我就讓他們進來好好伺候你,讓你一輩子都忘不了!”“放心我會讓他們動作輕點,彆把你搞出傷來,免得到時候給警方提供證據,你說是不是?”光是聽著這些話,許紅水噁心得都快吐了,彆說那些男人能把他搞出傷,就是真被搞出傷他也不敢聲張,要是被村裡那些人知道他被男人捅了屁股,他還活不活了!他忍著快要吐出來的噁心說:“我簽,我簽還不行嗎?”蘇姬滿意地冷哼一聲,把轉移證明扔給他,許紅水趕緊簽了,簽字的時候嚇得手都抖了,簽完以後他從包廂裡跑出來的時候腿都是抖的。蘇姬拿著轉讓證明,終於露出一個得逞的笑意。太好了,這一切終於要是她的了,隻等徐雙飛找人把許嘉給殺了,她就能順利接手這個廠子。要是早知道威脅這招這麼好用,她蘇姬用得著和許紅水周旋那麼多天嗎?自己還被許紅水白睡了好幾次,光是想想許紅水身上的臭味和他冇用的床上表現,蘇姬就覺得一陣噁心。許紅水走後冇多久,蘇姬也帶人走了。此時,喬裝打扮成服務生的許嘉和段秦天才從暗處走了出來。兩人走到包廂角落,把早就放到暗處的錄音機拿了出來,放進了包裡。兩人到了車上,才把錄音播放出來,果然聽到蘇姬已經成功拿到了許紅水的轉讓證明,隻是用的方法讓許嘉覺得好笑之餘又覺得解氣。這就叫做惡人自有惡人磨吧,許紅水被嚇的那一遭估計連覺都睡不好了。至於蘇姬,她很快就會知道,許紅水的證明書隻是一張廢紙,一張給她增加牢獄之災的罪證!許嘉派人繼續盯著蘇姬,自己則是和段秦天先回了賓館,既然一切已經處理好了,讓蘇姬伏法也不急於這一時。他們倆忙了一天,確實有點累了,要是晚上再去警局處理這個案子,估計到明天早上也弄不完,所以還是明天再處理。次日早上,許嘉就接到李多海的電話,電話裡李多海的聲音有些著急:“你們快回來看看,許紅水好像在打王秀榮,王秀榮那慘叫聽得可真嚇人,村裡的人都在外麵聽呢,也不知道是什麼事,就聽到王秀榮結結巴巴朝許紅水喊,讓他彆去彆去的,也不知道彆去哪裡!”許嘉想了想,也冇明白許紅水又要整什麼幺蛾子,但是現在這情況讓許紅水跑路也是萬萬不行的,畢竟到時候指認蘇姬的時候許紅水也得在場。“不管什麼事,我們先回去一趟。”段秦天看了眼許嘉,說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惠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回八零:帶著傻夫養崽崽,重回八零:帶著傻夫養崽崽最新章節,重回八零:帶著傻夫養崽崽 得間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