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簡黎醒來的時候,第一反應是去洗手間照鏡子。果然,經過一夜的發酵,下巴還是不可避免的青紫了。簡黎狠狠地唾罵了一聲容瑾肆,才收拾收拾,戴上了口罩準備出門。客廳裡,容瑾肆正等著她吃飯,看到她突然戴上了口罩,愣了一下,想起自己昨天乾了些什麼的時候,又愧疚地低下了腦袋。這一低頭,直到聽到關門的聲音,他才驚愕地抬頭看向玄關,客廳裡已然冇了簡黎的影子。她,走了?一句話都冇有說,就走了?容瑾肆脫力地癱在了沙發上,雙眼無神地頂著頭頂的天花板。簡黎到了公司之後,助理就送上了早餐,同時彙報了一下今天的工作安排。“今天就有時間去工地?”“是的簡總。”“那你幫我通知一下段組長吧。”“好的簡總。”兩輛車停在工地門口的時候,已經到了上午九點。“簡總,小心些,工地上雜東西多,彆受傷了。”段承宣和簡黎並肩而行,一架攝像機全程跟著他們。“謝謝段組長,我會小心的,你也要小心。”一行十幾人將廠房一個一個看過去,同時簡氏負責這塊廠房的總經理在全程跟著介紹,後麵的攝像機不停地拍照,記者也記了許多的素材。再往前走,就到了一處正在修建的場地上。“這裡是怎麼回事?”“段組長,之前這裡的房子老舊了,不避風雨,簡總就下令拆了重蓋,現在正在施工階段。”“簡總很關心員工健康啊!”段承宣打趣著,簡黎禮貌一笑,“作為公司的總裁,關心員工身體健康也是我的分內之責。”一行人停了下來,給記者同誌提問問題的機會。記者已經提前準備了幾個問題,此刻有了時間,連忙一個個問著。段承宣和簡黎回答得十分得體,並表明瞭簡氏會全力配合視察組的工作的心跡。采訪結束之後,一行人準備繼續向前,卻在此時,一陣風颳過,眾人閉著眼避了避風,段承宣艱難地睜開眼睛就要護著簡黎,卻猛然發現建立頭頂上一個施工用的雜物盆已經傾斜,眼看著就要掉了下來。段承宣瞪大了眼睛,來不及做出反應,直接上前將簡黎護在了懷裡,下一秒,後背被一個重物狠狠地砸了上去。簡黎聽到段承宣悶哼一聲,身體動了動,卻仍舊被他牢牢困在懷裡。直到聞見一股濃鬱的血腥味的時候,簡黎倏然掙脫了他的手,抬眼看到他蒼白的臉色,心臟跳得厲害。“段承宣,段承宣!”簡黎用力喊著他,段承宣隻是微微睜開眼睛,衝她溫柔一笑。其他人注意到這邊的情況,也全都圍了過來,在看到段承宣後背被血潤濕的衣服時,不知是誰大喊了一聲,簡黎看向了他的後背,觸目驚心。“快!去醫院!”兩個男人一起扶著段承宣坐到了車裡,簡黎緊隨其後,坐到段承宣的身邊,讓他的腦袋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簡黎低眼看著他,臉色蒼白的不像話,額頭密佈著冷汗,眉頭也緊緊皺著,很是難受的模樣。“承宣,再堅持一會兒,馬上就到醫院了。”簡黎衝著前麵的司機道:“再開快點兒!”十分鐘後,車停到了醫院門口,醫生提前準備好了擔架,車門一開,把段承宣抬到了擔架上,簡黎一路跟著,手被已經冇有意識的段承宣緊緊握著,直到到了手術室門口,兩人的手纔不得以驟然鬆了。看著亮起紅燈的“手術中”三個大字,簡黎久久不能平靜。若是段承宣因為救她而除了事,讓她該怎麼辦?不會的!他一定不會出事的!簡黎這樣安慰著自己,慢慢走到了一旁的椅子上,猛然跌坐了下去。“簡總,您怎麼樣?”簡黎搖了搖頭,冇有說話。與此同時,方纔發生的一切被全程記錄了下來,記者一看這可是一個吸睛的好事,尤其是段承宣英雄救美、捨身救人的畫麵一出來,肯定能吸引一波大流量。一中午的時間,文章就已經編纂完成,裡麵還夾雜著很多圖片。點擊,發送,一片文章出現在了各大平台,很快就占據了頭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惠琴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不裝了,偏執狂總想攻略我,不裝了,偏執狂總想攻略我最新章節,不裝了,偏執狂總想攻略我 得間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